第八章:搭线

设置

关灯

    第二天一早,叶天又起来忙活了,将几棵赛星子树移出来后,后山中,每一棵赛星子树,撒撒金属肥料,就花去了一个多小时。
    照顾了这些树,还有那条赛星母虫半年多,叶天发现自己现在身体都壮实了许多,胸肌和腹肌,都变得硬实了,而且,每次工作量也不小,干的大汗淋漓,但他的体力,精力,却依然出奇的旺盛,根本都感觉不到有多累。
    忙完了这些事,叶天这才拿着自己的包,开着大皮卡,去了清河镇,找雷大牛去了。
    见到叶天从一辆皮卡车上下来,雷大牛也是略有些小惊讶,想到自己这几天跑腿,座驾就是一辆烧机油的南方摩托车,顿时感觉这日子,苦哈哈的。
    创业难,他现在是充分体会到了。厂一盘下来,根本就没有属于自己支配的钱,稍微有一点,就全给霍进去了。
    叶天朝雷大牛招招手:“愣什么,在太阳底下晒着不热吗?上车啊。”
    雷大牛浑身一震:“哦!好嘞。”
    “叶天,你这皮卡坐着还挺舒服啊,空调这么足,避震系统,比一般轿车还要舒服。”在路上,雷大牛忍不住赞叹了一声,他对车了解的不多,但乘坐感受,一坐就知道了。
    叶天嘿嘿一笑:“这辆车给你,我准备再换一辆。”
    兜里有钱,叶天也不是个安分的主,早就想着,像王振宇那样,去搞一辆高大上一点的进口车玩玩。但自己现在可赶不上人家王振宇的身家,他奔驰大g,那自己,就先来一辆牧马人也行……
    “给我?”雷大牛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
    叶天看了他一眼,又看起了路:“这里除了我跟你,还有谁。”
    “那敢情好,这车这么大,皮还实,动力也大,可是能派上大用场。”雷大牛拍了拍大腿,十分激动。
    忽然,叶天想到了一茬,又问了起来:“对了,开公司的流动资金有没?”
    这下,雷大牛算是哑住了,脸色通红。
    好一会。
    “全部的钱都给银行了,我手里,就只有8000块钱了。而下个月,员工的工资,都还不知道在哪里。”
    叶天点点头,他似乎早就料到了:“稍后我这里拨给你100万,你自己支配着来吧。”
    雷大牛十分的惊讶:“叶天你咋突然这么有钱了?”
    叶天嘿嘿一笑,洋洋自得:“昨天王振宇又来定了9台半自动车床,一台还是30万。”
    “难怪!今天牛的二五八万似的。不过叶天,你那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可也要省着花啊。”
    叶天懒得回答他,各人消费理念不同,他也不予多评论。
    聊了一会天,天星机械厂就到了。
    这厂子,和清河镇也不算远,而且厂子外,就是一大片的空地和农田,若是以后厂子做大了,想要扩建也挺容易的。
    有了以后周转的钱,雷大牛的心情大好,带着叶天,把机械厂两个厂房,都仔细的巡视了一圈。
    机械厂的办公区域,是一栋老旧的三层格子楼。
    整个机械厂,叶天大概看了看,机械设备还不少,种类也挺齐全的。
    磨床,铣床,车床,钻床等等,该有的加工设备,都有,而隔壁的小厂房,还有几台电焊机,还有打磨,切割设备。可以说,就差一个锻造环节,这个小小的厂子,已经能完成大部分工件的成形,和加工需求了。
    “叶天,你看这些设备,还有些什么地方需要改造的吗?我让厂子里的机修跟着你。”看叶天的关注点,都在每一台设备上,雷大牛适时的出声道。
    “这里大多数设备,加工精度都很有问题,而且还有些是坏的,我想这厂子,之前的老板这么随便,生意肯定不会太好吧。”一圈看下来,叶天眉头微皱,他对这些设备的评价,甚至还没有杨万喜的那几台旧车床高。
    “你说的没错,其实我们这厂子,老板不跑掉,也用不了多久,就要倒闭了。”雷大牛并没有否认,毕竟叶天说的是事实。
    叶天点了点头,从新把焦点放到了眼前:“嗯,给我派两个人帮忙就行,差不多两三天的活,你就可以让人接单子,厂子也就可以运营起来了。”
    “好嘞,我这就安排去。”
    接下来的的时间,叶天带着两个公司员工,装模作样的,对每一台设备,都进行了整修,有的零件,被拆出来后,叶天利用机械果实,进行了优化,直接用柴油清洗一道,就让装回去了。
    两天时间,需要改造的设备,就这么看似千篇一律,已经被全都改造了一遍。
    但做机械这行的,很多老师傅,都心高气傲的很,叶天就这么在设备上摸了两天,走个过场似的行为,让他们是浑身不屑。
    这就算把机床全部了一遍,当我们是老眼昏花吗?
    还听雷大牛说精密度,会有极大幅度的提升……骗鬼呢。
    雷大牛平时挺靠谱的人,没想当了厂长后,就糊涂了。竟然会相信这么一个年轻人的话。
    不过,这也是题外话了。
    叶天的事情做完了,厂子里,却依然十分冷清。
    30多个员工,一副嗷嗷待哺的样子,他们还等着雷大牛去拉订单回来呢。不然30多个人,下个月的工资怎么办。
    清河镇,开机械厂,早就是属于过气的行业。
    在很多人看来,叶天和雷大牛这两个年轻人,叫初生牛犊不怕死……
    雷大牛已经在外面跑了好几天。杭市的企业都跑遍了,但要不,就是连门口保卫室都过不了,要不有些就是和其他机械厂,有长期合作的,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的加工费有多低。
    见雷大牛灰心的回来了,叶天也挺头疼,在这厂子里,他投入的可也不少。厂子才刚开呢,就倒,他当然也看不下去。
    思前想后,他觉得,有一个人,应该能帮到自己。
    这个人,就是他学校里的研究生导师,胡思远。想到这位自己将近一年没联系,矜矜业业,为教育事业付出全部的老人,叶天内心充满了愧疚感。
    硬着头皮,叶天还是拿出了手机,找到了胡思远的号码,拨了过去。
    响了两下,对方就接了。
    “叶天?是你。”声音略显老态,但很精神。
    叶天轻嗯了一声:“胡教授,您最近还好?”
    “我当然好了,身体硬朗的很呢,你最近怎么样啊,也不给老头子我来个电话,关心关心。”
    叶天一脸尴尬:“我这不是打来了吗?”
    胡思远爽朗的大笑出声:“哈哈,你别说好听的,感觉你今天来不是来关心我的,有事?”
    叶天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我心里想的什么都瞒不住您。我还是直说了吧,我和朋友,开了一家机械厂,但厂子开起来了,接单子却遇到了问题,我想问问,你有没有这些方面的人脉?”
    “人脉啊,我想想。”电话那头的胡思远,似乎陷入了思索。想了一会,他轻咳了一声,能听出来,他也不是那么有信心:“叶天,我的小侄子,是搞采购的,他的能力好像不错,整天牛气哄哄的,我想他应该能帮到你的忙,我让他给你打电话。”
    “好的,胡教授,不管能不能成,学生我,都十分的感谢。”听对方这么一说,叶天欣喜莫名,总算有一线希望了。
    “你好好照顾自己吧,年轻人创业挺难的,但我相信你。好了,我和我老伴在云省旅游呢,懒得跟你多聊了啊,拜拜。”
    说着,没待叶天说话,那边就传来了忙音。
    挂掉电话,叶天立刻就把雷大牛,一起叫到了办公室。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了叶天的手机。
    除了胡思远的侄子,应该不会是其他人了。
    响了两声,他接了起来。这一接通,对方一堆的话,噼里啪啦就过来了。
    “哥们你叫叶天吧!我叫胡俊豪,老胡的侄子。你的机械厂能加工什么啊,能让老胡出面,面子不小啊,看来公司实力肯定不会差了。我们公司现在刚好有一批减速齿轮,和传动轴,需要采购,给你5天时间,让我看看成品啊,如果质量过硬,我就把这单生意让给你们来做。”
    叶天心中十分欣喜,他对自己的设备,是再有自信不过的,看了紧张兮兮的雷大牛一眼,叶天一脸沉着:“哥们,加个薇信吧,顺便把图纸给我瞧瞧。”
    “好啦,没问题。”对方倒也十分干脆,两人一加好友后,对方就把零部件的图纸发了过来。
    而这两张图纸,对于叶天来说,只是精度高了一点,其他没有丝毫难度,雷大牛看了,也是自信的对叶天点了点头,算是对这庄买卖很有把握了。
    叶天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对方就直接问了:“哥们,5天时间,我要成品哦,没问题吧?”
    叶天点点头:“没问题,但我想问下,如果觉得我们的产品还不错,你们有多少订单在我们这做?”万一人家雷声大雨点小呢,他这趟不是白搭了?
    电话那头立刻回应:“哦哦,我都忘了说,我们的计划呢是这样的,这一批齿轮的量,是1万件,传动轴的量,是6000根。预计3个月,要全部完成,价格嘛,老胡介绍的,你们说了算。”
    “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