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这其实真不难

设置

关灯

    “老谭!他是你的学生吧,每个人都有自己发表意见的权利,我看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帅则元不满的看了谭云华一眼,面带笑意的转过了头看着举手之人:“你叫谢辉?”
    谢辉微微有些不知所措:“帅总,您好,我就是谢辉。”
    帅则元点点头,露出一丝赞许之色:“嗯,既然你说了这个方案,那有没有合适的金属材料可以替换呢”
    谢辉连忙点头:“我觉得,可以把现在的35cr摸材质,换成38cr摸al的材质。”
    帅则元点点头,没有否认他的这个建议。接下来他又看了一圈:“还有谁有其他的建议吗?”
    见周围一个个缩着脖子,一片安静,帅则元的脸色稍霁,他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专家教授,竟然一个个都做起了缩头乌龟。
    就在他觉得索然无味的时候,看到了人群里,一个抬着头,却咧着嘴似笑非笑的年轻人。
    这人,正是叶天。
    他挺惊讶,老胡竟然会把叶天给叫来。
    两人虽然经王振宇介绍认识,但也算是朋友了,而且这家伙怎么也算是个机械专业的人才。
    想到这,帅则元忍不住,就想点叶天的名,看看他能说点啥。
    他脸上笑眯眯:“叶天,你呢,有没有好的建议。”
    叶天微微一愣,没想到帅则元这家伙,竟然会喊到自己头上。
    可他心中却乐开了花。
    这帅小伙,对自己可是真照顾啊。
    这台钻机平台的图纸,叶天刚才已经从胡思远手里接过来看过。
    其实他的观点,和周围的人还是有着不小差异的,换轴?换万向节,还换刀头……根本就不需要那么麻烦。
    既然帅则元将问题抛到了他头上,叶天也就却之不恭了。
    “换个差限齿轮箱上去试试吧。”
    “哦?差限齿轮箱?”听叶天说的那么轻松。帅则元心里没来由也有些期待。他手下的研究组之前也更换过齿轮箱,但并未提到这差限这一词。
    对于他来说,能不动下面的将近2000米深的钻轴,和钻头,那是最好的,那可是个极为繁琐的工程量。
    不过话说,什么是差限齿轮箱。
    这不仅是帅则元,就连站在叶天周围的一群专家,也是一头雾水。
    “叶天,什么是差限齿轮箱?”胡思远显然也没听过这词。
    叶天:“是一种可以迅速改变扭力值得齿轮组,它能够敏感反馈扭力的大小,做到及时卸力和补充。其实这就是除变频器外,一种机械式的扭力辅助设备。”
    他的声音不响,但在安静的厂房里,却格外清晰。
    “叶天,这齿轮箱哪里有买?”帅则元神色中,带着一丝急切。
    可叶天却是摊了摊手,还摇起了头:“这个,我也不知道。”
    “这!那!”
    帅则元差点一口气没有上来,被叶天给憋到了。
    好在,就在周围人的脸上,憋着,准备笑出声时,叶天又说话了:“我这里有图纸,你可以安排人做一个,那东西,精度要求并不高。”
    “你有图纸?那好,那就好。我这就让齿轮厂家赶工做。”帅则元哈哈大笑,有叶天这句话,他就放心了。
    因为叶天的一个建议,一群专家就这么散去了,接下来,就是等待。等待这个差限齿轮箱到位,并安装,若是问题解决,就可以各回各家,若是未能解决,就继续讨论其他方案。
    接下来,叶天拿了卡尺,在钻井平台,将几个配套的轴头尺寸量了一下,就拿了台天启公司的电脑,去画图了。
    花了不到半个小时都不到,将整个齿轮箱的零件图,和组装图全画好,直接交给了他们天启的采购部,让他们去齿轮厂家订购去了。
    中午饭,帅则元叫上了叶天,一起在工地食堂吃了一顿饭。
    餐桌上,帅则元:“叶天,我是真的希望你的方案能够成功啊,那样我们就能省了很多大麻烦而且还能省一大笔钱。”
    叶天点点头,呵呵一笑:“帅哥,一码归一码啊,除了那1500万,这图纸,还有齿轮箱的设计费,专利费,就算你500万了,你到时候可要付给我。”
    帅则元也是被叶天的惊天自信给惊到了,这家伙,底气还真足啊,他忍不住质疑了一声:“你就确定你的设计,能解决钻机平台的问题?”
    叶天摇摇头,咧咧嘴说道:“这其实真不难,不过也没关系,若是问题解决不了,我还有下一个方案,但是这个方案,我可是要加价了,而且要价很高。”
    这下,帅则元还真被叶天说大话的能力给震到了。但他却不信邪:“你说说你还有啥方案吧,我想听听。”
    叶天拿了个牙签,剃了下牙,咂咂嘴:“就是从新帮你设计一台新的钻机平台,对了,我设计的话,肯定比你制造一台钻机平台要便宜很多,而且还耐用。”
    帅则元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人,也是个大言不惭的家伙。自己就纯当他是在开玩笑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虽为钻井公司老总,但对这一行,他也是半个专业人士,他太清楚,这一台大型钻机平台,从设计到制造,再到试用验收。一路过来。有多艰辛,他估计叶天根本都不知道,这其中,可是投入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甚至还有不少人,为此付出了生命。
    在齿轮箱厂家加紧赶工下,第二天的晚上,采购人员就急急忙忙,把齿轮箱给送过来了。
    而这个晚上,对于一群专家而言,注定是不眠之夜。
    一群机修人员,将差限齿轮箱装上以后,钻机平台的轰鸣声再次响起。
    在工人的一次次加速下,钻机平台,依然运行稳定。
    时间,很快推移到了第三天的下午,一群人终于昏昏欲睡,忍不住回去睡觉了。
    转眼,已是5天过去。
    终于,快晚上的时候,一名工地负责人,激动的跑进了帅则元的临时办公室。
    “帅总!下钻深度,已达2500米!”
    帅则元一听这个数字,欣喜的站了起来:“好,很好!你们辛苦了,继续下钻!”
    说完,帅则元风风火火的,就找叶天去了。
    叶天此时正在厂房分派的大办公室,和胡思远聊着天,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两人以前师徒关系就非常不错,难得能在这里一起聚那么久。自然少不了多絮叨絮叨。
    “叶天,钻机平台已经顺利通过了2000米,到达了2500米的深度。你的方案,成功了!”
    就在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帅则元推门进来,直接喊出了叶天的名字。
    帅则元的这一句话,立刻让在场的诸位专家还有一群学生党,关注点,全都到了叶天身上。
    成功了?那这1500万,岂不就是叶天的了?
    听到成功这个字眼,一群人,几乎出奇的一致,立刻就想到了这笔巨额的赏金。这一笔钱,一到手,立刻就能让这里的其中一个人,成为一个千万富翁啊,对于这些穷学生,和拿工资的教授专家来说,不羡慕,不嫉妒,不眼红是假的。
    “叶天,恭喜你啊,你太厉害了。”
    说话的,正是和叶天有过一年室友情的谢辉。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但更多的,却是对叶天由衷的祝贺。
    接下来一群人,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走到了叶天面前,表示了一番恭贺之情。
    叶天脸上笑容略有几分得意,2000万巨款到账,接下来,他可以做的事,可就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