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拍黄瓜

设置

关灯

    发现了获得经验值的方法,江枫对主厨的位置开始有些蠢蠢欲动。
    奈何厨房是江建康同志的地盘,他就是后厨的君王,小到削皮刀、剔骨刀、水果刀,大到铁锅、砧板、煤气灶,都是他的臣子。江枫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谋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整整一天,江枫才找到一个机会去后厨煮了碗紫菜蛋汤。这还是趁江建康同志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不然江枫连锅都挨不到。
    晚上十点,店铺打烊,江建康和王秀莲同志收拾后厨,照例提前把江枫轰回家。
    走之前,江枫从后厨顺走了两根黄瓜。
    一盘规规矩矩的拍黄瓜,这个形容词也未免太平庸了点。江枫觉得,自己从小就给陈秀秀拍黄瓜,在这道菜上苦练数十年,这评价至少也得是什么色香味俱全,万中无一之类的。
    陈秀秀曾经吃过的拍黄瓜,足以让一个果园的黄瓜家族灭族。
    回到家里,江枫站在厨房里仔细打量从王秀莲哪里顺来的两根黄瓜。
    一胖一瘦,一高一矮,表面粗糙,黄绿色的表皮上还有王秀莲同志暴力清洗下的累累伤痕。
    拍黄瓜……该怎么拍?
    曾经拍碎过无数黄瓜,环肥燕瘦都见识过的江枫陷入迷茫。
    拍黄瓜还能怎么拍?难道自己要像武侠小说一样,气沉丹田,用真气探知一遍黄瓜的内部构造,在拿出传说中的菜刀,略施巧劲,在拍的时候旋转刀背……
    算了,他编不下去了。
    拿出菜刀,把黄瓜放上砧板,啪啪啪。
    没有沁人的清香,也没有诱人的色泽,更没有发光。
    黄瓜还是黄瓜,只是被拍碎了。
    倒醋,滴辣椒油,两盘拍黄瓜就完成了。
    醋是江卫国老同志自己酿的,辣椒油是江建康同志自己做的。
    【一份平平无奇的拍黄瓜】
    【一份醋放多了的拍黄瓜】
    江枫:……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家里也能看到备注,但这两条备注显然令人很不愉快。
    十分钟后,江枫端着那盘醋放多了的拍黄瓜敲响了隔壁的门。
    五分钟前,收拾完后厨回来的王秀莲同志强烈谴责了一下江枫大晚上还要拍黄瓜这种浪费食物的行为,慧眼识英地把那盘平平无奇的黄瓜吃完,吩咐江枫把另一盘送去隔壁给陈秀秀吃。
    “秀秀那孩子不是最爱吃拍黄瓜了吗?小时候你拍那黄瓜搁那么多醋她都吃得干干净净的!”
    江枫怀疑以王秀莲同志的大嗓门,隔壁的陈秀秀已经听得一清二楚了。
    陈秀秀开门的时候,看到江枫端着一盘拍黄瓜明显有些愣住了。
    “吃吗?”这句话曾经出现在他们之间的无数次对话里。
    “吃。”陈秀秀下意识说道。
    陈督袖不在家,不过这也是常事,从江枫有记忆开始,他就三天两头的出差。
    江枫拍黄瓜放到餐桌上,桌上的防蝇罩里有一碗已经凉透了的稀饭,没有小菜。
    而且是一碗卖相很不好的,看起来像糊糊一样,好像还有点焦糊的稀饭。
    江枫皱了皱眉,问道:“你没吃晚饭?”
    “我吃不下。”陈秀秀一脸厌厌。
    看她这副模样,江枫没有多言,径直走进厨房。
    和江家堪比酒店后厨的厨房想比,陈秀秀家的厨房就要简陋很多。两把菜刀,砧板都有些受潮发裂,一口锅,一个盐罐子,一小壶油,居然再也找不出其它调料。
    “你要做饭?”陈秀秀没有拦着他,讽刺地笑了笑,“我家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口锅一袋米,还有代餐粉。”
    果然,打开冰箱,里面除了啤酒空空如也。
    “哦,对,还有老头子的啤酒。”陈秀秀看着他,“你家的食材应该全在店里,我要吃饭了把这碗稀饭给热了就行。”
    这句话从陈秀秀嘴里说出来足以让所以曾经被她光顾过的小摊摊主们震惊。
    以当初陈秀秀从小被江建康同志喂刁的那张嘴,怎么可能会吃一碗失败粘稠还有些焦糊的稀饭。
    “我给你煮份白粥。”江枫也知道烧菜是不可能了,把目光投向厨房内唯一能吃的大米。
    陈秀秀就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江枫煮粥。
    江家人不爱喝粥,要喝也不会喝白粥,至少得是鲜虾粥,牛肉粥这种在让人能感受到肉的美妙的粥。寡淡无味的白粥,是不可能会出现在江家的饭桌上的。
    熬粥的要领,就是要把握米和水的比例,掌握火候转换的时机,搅拌得匀称,让米粒粒粒饱满,酥稠。
    当然,这些江枫都做不到。
    他只能熬出一碗让人觉得尚可能喝而且喝不死人的寡淡无味的白粥。
    “我们也有好久没见了吧?”陈秀秀突然说的。
    “嗯,差不多一年。你上大学以后我们就没见过面了。”江枫仔细地想了想。
    “你今天中午见到我是不是差点没认出来,我原来胖的……不成人形,跟个肉球一样。”陈秀秀说着,看了眼自己的胳膊。
    “你原来也不胖。”江枫一边搅着锅里,一边说道,“只少在我爸妈看来你一点都不胖。”
    江家人对胖子的定义,是低于200斤的都不算胖子,只能算壮。
    陈秀秀噗的一下笑了:“也是,也只有你们不把我当胖子。”
    “节食减肥伤身体,这是你说的。”江枫说道。
    高中的时候每次放学陈秀秀去江枫家的小店吃饭,总是一边吃肉一边笑眯眯地说:“我也知道吃多了肉长胖啊,但是我饭量就是这么大,节食减肥多伤身体啊!”
    “我知道。”
    “我一开始也是想运动减肥,但是真的太难了,你无法想象一个170斤的胖子绕田径场跑一圈有多难。节食多简单,只要买催吐药,吐着吐着就瘦了。”
    “再也不用去特定的服装店买衣服,走在路上也不会有人眼神怪异的看着我,后来连催吐药都不用了,看到油腻荤腥的就会自然想吐,多好。”
    江枫没有办法发表言论,江家从来就不缺胖子,而且各个都是膀大腰圆一个能打十个的胖子,也不会有人不开眼说什么风言风语,更不会有人在街上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更多的是看着面前一脸横肉的大汉躲着走。
    江枫只能默默熬粥。
    很快,一锅平平无奇的白粥就熬好了。
    【一碗味道尚可的白粥】
    这是游戏对江枫目前所做的菜的最高赞美了。
    把白粥端到陈秀秀面前,陈秀秀脸上写满了拒绝。
    她不想吃任何东西,她愿意再也不吃任何东西。
    但她不能拒绝江枫的好意。
    白粥还冒着热气,陈秀秀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最小的黄瓜。
    “嘎达。”
    “叮,获得10点经验值。”
    “好吃。”陈秀秀低声说道。
    江枫:???
    他没记错的话这份拍黄瓜醋加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