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真香

设置

关灯

    第二天一早,江枫照例在厨房给陈秀秀熬粥。
    有了煲粥技巧初级,熬一锅简单的薏仁粥变得非常得心易手。
    配料只有薏仁一种,不用专门去称重,随手抓一把,直觉就会告诉江枫多少米配多少薏仁。曾经无比嫌弃游戏小气的江枫现在连连念叨真香。
    真香!
    眼看着锅里的粥水开始翻滚,变得粘稠,江枫开始搅拌。
    门开了,他也没在意,估计是王秀莲同志回来拿东西。
    “熬粥?”一个苍老严肃又十分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江枫一转身,江卫国老爷子就站在自己身后。
    “爷……爷爷!”
    江卫国一把夺过江枫手上的大勺,凑近看了眼锅里,骂到:“你熬的这是什么玩意?猪食?”
    江枫只能在一旁干笑。
    江卫国一边熟练地把火调小,一边匀速搅拌锅里的粥:“火候都调不好,你看看这粥,被你熬稠了!搅拌也不会,江建康那小兔崽子是怎么教你的?”
    江家老太爷发火了,江枫只能乖乖在旁边站着听着。
    过了一会了,粥出锅了。
    【一碗味道尚可的薏仁粥】
    江卫国老爷子仅仅抢救了这个锅粥十几分钟就把它变成了一碗味道尚可的粥,江枫一边端着碗吹气一边喝粥,不由得感叹。
    厨子和厨子之间的差距真的可以比人和猪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光是想想江卫国老爷子养的猪每天都可以吃到他亲手煮的猪食江枫就无比嫉妒。
    江枫盛了两碗粥送到隔壁去。
    “两碗?”打定主意喝最后一天粥的陈秀秀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两碗粥。
    “我爷爷来了,这粥是他帮忙掌控火候的,给陈叔也尝尝。对了,陈叔在吗?”江枫问道。
    “我爸在睡觉。”因为江卫国老爷子十几年来都在乡下,陈秀秀从未有幸尝过他做的菜。
    江枫也不多逗留,他需要知道老爷子怎么就冷不丁一声不吭地跑到这儿来了。
    该不是乡下出了什么事吧?
    “爷爷,你怎么来了也不打声招呼,我好去车站接你啊!”江枫回去见老爷子正在巡视厨房。
    “我身体好好的要接什么。”江卫国看完厨房用具开始打开冰箱查看食材,“这猪肉一看就是激素肉,扔了。”
    江枫连忙听从老爷子吩咐把肉给扔了。
    “你刚刚熬的粥我也看了,比你之前那猪都不吃的厨艺进步了不少,谈恋爱了吧。”江卫国老爷子道。
    江枫:???
    “你大伯那个小兔崽子年轻的时候就是,让他学厨跟要他命似的,一和你大伯母谈恋爱为了讨好她天天往厨房里钻。”
    江枫觉得老爷子现在回忆往昔可能是为了引出后面的话。
    “我昨晚梦到你太爷爷了。他在梦里骂我断了江家菜的传承,还骂我生了五个不肖子孙每一个能把江家菜发扬光大的。”江卫国叹了口气,“你爸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只能做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厨子,你那几个堂兄也没一个有做菜天赋,你那两个堂妹看着是挺壮实的结果连勺都颠不起来。”
    “我想了一晚上,小辈里也就你还有几分天赋。”江卫国看着江枫。
    江枫:!!!
    江枫知道老爷子在想什么。
    江家的小孩,小时候每逢放假都要送去老爷子那学厨。老爷子嫌他身板小,瘦弱看着没力气,光让他吊沙袋就吊了一年多。
    什么夏练三伏冬练三九都是轻。
    光是练刀工就练了六年,切的土豆,黄瓜,萝卜,豆腐什么的都被老爷子拿去喂猪了。
    江枫是在初二的时候才开始碰锅的。
    就碰了一年锅,半吊子都不算,火候,配菜什么的都没怎么学到,就到了初三开始准备迎战中考。
    后来高中住校,学业繁忙,一荒废就是四年,之后就再也没去老爷子那儿学厨了。
    江枫的三个堂兄也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过学厨时间还没江枫长,刀工都没练完就被老爷子赶回去了。
    学习刀工的那六年,真是想想就是一把心酸泪。
    有的时候真是在梦里都在切黄瓜。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你爸不是到你们学校那儿准备开家新店吗?你学的那个什么破光电信息一看就是找不到工作的,以后就继承你爸的店,把我们江家菜发扬光大。”江卫国老同志和江建康不亏是亲父子,就是喜欢做梦。
    “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学厨!”
    “哈?!”江枫仿佛看到了几年前天天切猪食的自己,“爷爷,我这平时也得上课啊!”
    “寒暑假!大学毕业后再练上个十几年,都说勤能补拙,你爷爷我身子骨好得很,再教你十几年不是问题!”江卫国壮志满满。
    江枫:……
    好的爷爷,没问题爷爷,你说的都对爷爷。
    那句话怎么说的,长辈总是喜欢把自己没完成的梦想强压在孩子身上。
    重振江家菜这么伟大的理想,还是交给自己未来孩子来实现吧!
    崽啊,爸看好你!
    江卫国老爷子的这一到来,整个江家都轰动了。
    江建康店也不开了,接到江卫国的指示就去农贸市场买菜,二伯江建党和二伯母李明莉也闻风而来,就连江枫的二堂哥江守丞(二伯的孩子)也买了最近的高铁票赶回来。
    午饭时间,江家厨房门口围了四个高壮的胖子闻着味流口水。
    “三弟啊,还是你有福气啊!”江建党感叹道。
    “我也没想到小枫还能有这个造化。”江建康感叹道,“昨晚我刚觉得小枫这孩子还有点做菜天赋,咱爹就来了。”
    “咱爹这做菜的手艺又进步了。”江建党光闻着味就回忆起了小时候能顿顿吃老爷子做的菜的幸福时光,“这锅包肉比去年过年的时候香多了。”
    “还不进来帮忙,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想累死我吗?”江卫国看着两个厨艺还不如自己的儿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们太爷爷在的时候,白菜都能炒出仙草的味!”
    江建康和江建党连忙进厨房切菜的切菜洗菜的洗菜,把本来挺大一厨房堵得严严实实。
    十二点,桌上色香味俱全的八菜一汤摆的满满的。
    江枫围坐在五个胖子之中感觉自己和江家格格不入。
    没错。
    就是过年的感觉!
    四喜丸子,九转大肠,锅包肉,酸溜土豆丝,坛子肉,油爆双脆,一品豆腐,清炒空心菜再加上一道西湖牛肉羹,就是过年都没有这待遇!
    王秀莲和李明莉嫁到江家来这么多年,和曾见过这架势。
    “吃饭啊,愣着干什么?”江卫国就不喜欢看他们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吃饭,吃饭!”大家连连附和。
    “对了,小枫,你去把秀秀和你陈叔叫过来一起吃。”江建康突然想起来,转头对江卫国解释,“他们是我们的老邻居,陈督袖您应该记得吧?”
    江卫国点点头:“那小子小时候老来我们家蹭菜吃。”
    江枫去隔壁,陈督袖正好也在家。
    “陈叔,我爷爷做了一桌子菜,我爸让我过来邀你们一起吃。”江枫说道。
    “江伯来了?”陈督袖突然兴奋,快步向门外走去,就像是抢超市打折商品一样的老太太一样,“秀秀,快去你江叔家,晚了就吃不到了!”
    江枫看着桌上放着的两个洗干净的空碗,有些疑惑地看着陈秀秀:“你没和陈叔说早上的粥是我爷爷做的?”
    陈秀秀:……
    轻微地偏过头不去看江枫:“忘了。”
    江枫就陈秀秀刚进门,还没走到桌子边,就听见老爷子说道:“小枫啊,你这女朋友有点瘦啊!”
    “你看看你二伯母,找媳妇就是要找这样有福气的!”
    李明莉自豪的抬起来头。
    论体重吨位,王秀莲比李明莉还是要差一点。
    “是是是,江伯说的是。”陈督袖对着坛子肉吃得不亦乐乎,“秀秀啊,女孩子就是要胖点才好看,来来来,吃快肉。”
    桌上已经多添了两副碗筷。
    陈秀秀看着一桌的大荤,只觉得口水在极速分泌。
    好……
    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