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开业

设置

关灯

    江枫晚上好好地欣赏了一下王浩的长文硬广,用句用词之肉麻,吹捧的意图之明显让他都不好意思点赞。
    最后还是不小心手滑,点了一个赞。
    江建康已经定好了蔬菜和禽肉的供应商,原计划是后天开业,但是现在一切顺利,明天中午就能正常营业。
    江枫想了想,编辑了一条朋友圈。
    美食街东路健康炒菜馆明日开业酬宾,a大学子凭光盘即可享菜金九折优惠。
    关机,睡觉。
    明天还有一张硬仗要打。
    新店开业第一天,客流量通常都很大。
    江建康亲手挂上了大红的招牌,成功毁掉了江载德一大半的店内设计。
    无论是处于好奇,还是贪图新店开业特价的便宜,都会有新客踏进新店。
    第二天一大早,江枫就去店里帮忙洗菜切菜,王浩知道江枫家的店里没有雇人,怕他们忙不来,也来义务帮忙。
    a市的物价贵,健康炒菜馆的菜价也不便宜,普通的菜比周边的小饭馆要贵上三成,像肘子之类的大菜更是和普通酒楼一个价。
    江建康同志从来就没指望着第一天会有人来点大菜,一家人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把一些小炒盖浇饭常用的食材准备好。
    王秀莲同志洗菜,王浩帮她打打下手,江枫和江建康负责切菜,分工有条不紊。
    大葱切段,小葱切成葱花,蒜瓣剥皮拍碎,胡萝卜切丝,黄瓜切条,白萝卜切片,青辣椒剁碎……
    不同的菜换不同的刀,蔬菜和肉菜不能同刀,味道相冲的不能同刀,这是江家人切菜的习惯。一般的大厨,有一两把顺手的刀就行了,江建康有十几把,江卫国更是有一排专门的刀架。
    用江枫奶奶刘莲花的话来说,就是瞎讲究。
    的确是瞎讲究,但在王浩这个外行看来,就是大师风范了。
    江枫负责蔬菜,江建康负责切肉,父子二人刀法同宗同源,手法各有千秋但在王浩看来都是一个样,稳准快。咚咚咚咚咚,很快父子两人砧板边的盘子里就垒起了小山一般高的食材。
    王浩拿出手机拍了一段视频,发到朋友圈里,作为开业前的最后一次硬广宣传。
    江枫的脑海里,不断地响起游戏的提示音。
    “叮,获得1点刀工熟练度。”
    “叮,获得1点刀工熟练度。”
    “叮,获得1点刀工熟练度。”
    ……
    如果这是一个游戏界面,江枫的头顶上此时一定源源不断地飘出熟练度+1+1+1的字样。
    十点,正式开门营业。
    江枫在门口立了个牌子,新店开业,每位客人到店即送酸梅汤一杯。
    酸梅汤是江建康同志昨晚晚上熬的,乌梅,山楂,陈皮,甘草,桂花这些用的都是最好的料,放在冰箱里冰镇了一晚,最是清凉解暑。
    第一桌客人是江枫同社团的同学。
    江枫所在的象棋社就4人提前返校,一个不差的全来了,其中有2人昨天还吃了江枫做的蓑衣黄瓜。
    4人故意挑了一张靠门口的4人桌,方便外面的人能看见店里有客人。
    菜单都在墙上,价格就标在菜名后面,4人看着菜单和菜价,都有些迟疑。
    这价格,实在是有些偏贵了。
    “枫哥。”邱晨和江枫关系最好,说话也没有那么多顾虑,“就算伯父伯母为了开店借了不少钱,但菜价定这么贵,可能……”
    “就江伯父这手艺,这菜价够便宜了。”王浩从后厨端了4杯酸梅汤出来,酸梅汤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还冒着寒气。
    透明的玻璃杯里,酸梅汤呈极为厚重的褐色,光是看着就十分诱人。
    王浩的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酸梅汤。
    知道他肯定会监守自盗,江枫问道:“喝了几杯?”
    “不多,就两杯。”王浩笑嘻嘻地把四杯酸梅汤放到桌上,“本来只想尝一尝的,结果没控制住。”
    “少喝点,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小心吃坏肚子。”江枫嘱咐道。
    来捧场的4人齐齐拿起酸梅汤,尝了一口。
    清凉爽口,还带着一丝烟熏味,酸甜恰到好处,一丝不多一丝不少。
    4人咕嘟咕嘟,很快一杯酸梅汤就下了肚。本来对菜价还有几分不满,但随着酸梅汤顺着食道滑进胃里,这些不满也就烟消云散。
    仅仅是作为饮品的酸梅汤就这么好喝,其它菜呢?
    “枫哥,这酸梅汤多少钱一杯?再来一杯!”江枫的学弟刘子轩迫不及待地问道。
    “15一杯。”怕他嫌贵,江枫解释道,“酸梅汤我爸昨晚熬了2个多小时,卖便宜了他心疼。”
    “不贵不贵。”刘子轩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其他三个喝完了手中的酸梅汤,也纷纷表示要再续一杯。
    开业先卖出去4杯酸梅汤,这是江枫始料未及的。
    4人点了4道菜,除了江枫推荐的宫保鸡丁,邱晨点了糖醋里脊,刘子轩点了锅塌豆腐,另外两人商量了一通之后点了辣椒炒肉。
    四道菜共计120元,米饭免费,再加上酸梅汤一共180元,在a大附近实属天价。
    有酸梅汤的珠玉在前,4人没有任何不满,宝贝似的端着酸梅汤,小口小口的抿。
    江枫只肯卖他们一人两杯,每人都无比宝贝,喝一口少一口。
    江枫去后厨帮忙,王浩就留在这儿和他们吹牛,描述昨晚的菜的美味,狮子头有多入味,肘子炖得有多软烂,听的四人口水直流,恨自己刚才点菜的时候怎么没有大气一点。
    等等,狮子头好像是单卖的。
    邱晨窜到菜牌哪边,找到狮子头的菜牌。
    20元一个。
    四人非常豪气地又加了四个狮子头。
    几分钟后,江枫就端了一盘江建康正常发挥的宫保鸡丁从后厨走了出来。
    四人的筷子齐齐伸向宫保鸡丁。
    大家很快就抛弃了酸梅汤,将宫保鸡丁列为新宠。
    不久,店里又来了一对误入的小情侣。
    走到菜牌前一看,女生不禁小声惊呼:“好贵!”
    男生面色也不太好,低声问道:“走嘛?”
    “走走走。”女生拉着男朋友的衣袖就要走。
    刘晨四人的桌子就在店门口,小情侣经过时,男生突然闻到了菜香。
    好香。
    闻着还有点偏甜。
    男生扭头,看四人寒酸地对着一盘菜吃得不亦乐乎。
    “同学,你们吃的是什么?”男生问道。
    “宫保鸡丁。”邱晨嘴里包着肉含糊不清地回答。
    “好吃吗?”男生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
    邱晨没空回答,面对这三只牲口,自己多说一句话就少吃一口,只能敷衍地点点头。
    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要不,我们就点一道宫保鸡丁?”男生立场开始动摇。
    女生对宫保鸡丁不感兴趣,但既然男朋友想吃,她也不拦着,不情不愿地点点头。
    这时,江枫端着糖醋里脊走了出来。
    里脊被炸得金黄,酸甜的酱汁精心勾芡,又被江建康浇了一精心吊好的高汤,香味浓郁。
    咕嘟,女生咽了口口水。
    “再加一道糖醋里脊。”女生走到窗边的坐下,一锤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