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酸梅汤

设置

关灯

    到了饭点,进店的人陆续多了起来。有像邱晨那样早早得了消息来给江枫捧场的,也有如那对小情侣一样只是单纯好奇进店的。
    与江枫相熟的,无论看了菜单之后脸色有多难看,都会给面子的坐下来,喝完那杯清凉解暑的酸梅汤,把心中的不满与燥热一并化去。
    误入的,像小情侣那种选择留下来的仅仅是少数,更多的是诧异地看看店里的客人,小声念叨一句“黑店”,如脚底抹油一般地快速溜走。
    “走了几个了?”邱晨4人酒饱饭足之后依旧不忘记自己演员的职责,明明撑到坐着都难受,还依旧坚守在座位上装作等菜的样子。
    桌上的四个盘子干净得像是被舔过一样干净,连汤汁都全部拿来拌饭一点都没浪费。
    “第6个了。”中文系的李健仔细算着,“连酸梅汤都没喝到就走,真可怜。”
    邱晨揉着肚子,打量着一楼的客人,现在刚十二点,还没过饭点,一楼的客人已经坐满了大半,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担忧。
    “现在还没开学,枫哥家饭馆菜价卖得这么高这都快坐满了,等开学了我们想来吃岂不得抢位置?”
    其余三人也纷纷感觉到了威胁。
    “要不我们晚上也来吃?”财大气粗的刘子轩提议道。
    “好好好。”这个伟大的提议得到全票通过。
    这时,店门口出现了一行人。
    刘子轩和邱晨的座位对着门口,见到门口的人蹭得一下就站起来了。
    “王教授好!”
    “李老师好!”
    “陈教授好!”
    “系…系主任好!”
    一行人9个都是物理系的老师,其中光交过刘子轩和邱晨的就有4个。
    “王教授?”江枫听到动静,把手中的酸梅汤放到客人桌上就跑来门口,“各位老师们好。”
    “我们是来吃饭的,你们王教授要请客,没想到遇上这么多学生,江枫,你在这儿打暑假工?”陈教授年纪最轻,笑着说道。
    “我只是在店里帮忙。”江枫说道。
    一走进去,发现放眼望去大半都是物理系的学生,几位教授们一愣,几乎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教过的学生。
    “这,我们物理系的同学们今天在这里聚餐呢?”一向严肃的王教授看到此情此景都不禁开了个玩笑。
    “这是我家开的店,开业第一天大家来给我捧个场。各位老师们楼上请,楼上有包厢和圆桌,各位老师们要去包厢吗?”江枫走在前面引路。
    “不用包厢,那我们也算是来给你捧场了。”陈教授笑呵呵地说道。
    二楼是有菜单的,江枫先去下面给各位老师们拿酸梅汤,让他们先自己看看菜单点菜。
    一翻开菜单,李教授笑道:“a大附近想找到鲁菜这么齐全的馆子可不容易啊!”
    对于学生们而已健康炒菜馆的菜价有些小贵,但a大老师们的薪资待遇都不错,这种价格配上一本这么厚的菜单非常合理。
    一般而言,没有金刚钻,也不敢来拦瓷器活。
    几位教授们也不客气,点了几个蔬菜和几个大菜,其中包括糖醋鲤鱼和东坡肘子。
    江枫和王浩两人将酸梅汤端上来,江枫看了一眼菜单,没什么问题,就去后厨通知江建康同志。
    肘子江建康炖了两根,原计划是自己吃的,午餐一根晚餐一根,现在既然教授们点了只能委屈江建康同志少吃一根了。鲤鱼更是凑巧,昨天江建康根据江枫说的话,去批发市场后面小菜市场,在买水产的小贩那儿碰见了两条非常新鲜的活鲤鱼,就先买回来养着。
    没想到今天就能让它们其中一条下锅。
    陈教授端起杯子尝了一口酸梅汤,夸赞道:“这个酸梅汤好喝!”
    “你喝什么都好喝。”李教授是地道的燕京人,在众位老师里对酸梅汤是最有权威的发言人,“现在的酸梅汤都是在超市买的,拿添加剂兑出来的,哪像我们小时候都是用冰糖熬煮的,这宫廷饮品讲究的还得用烟熏过的……”
    李教授拿起杯子,刚把酸梅汤送入口就愣住了。
    淡淡的烟熏味,和他小时候喝的那些主营酸梅汤的老店的味道一样。
    不,或许更好。
    “烟熏过的什么?”陈教授追问道。
    “乌梅。”李教授把口中的酸梅汤咽下肚,“这家店是你教的学生家里开的?”
    “江枫,那小子专业课不好,上个学期差点就挂了。”陈教授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我觉得这杯酸梅汤就已经很好喝了。”
    “这是正宗的宫廷做法,拿冰糖慢慢熬的。”李教授有些愣神,像是想起了什么,“自从那些老店关门,我好久没喝过这么正宗的酸梅汤了。”
    “那我们今天倒是有口福了。”众人皆笑,纷纷喝起了自己手中的酸梅汤。
    厨房里,江建康含泪贡献出自己的肘子。
    这两根肘子,是江建康跑遍了a大附近所有的菜市场和超市,在几百根肘子里细细挑选出来。用冰水足足泡了十二个小时只为了去除血腥味,就是昨晚那顿饭上的肘子都没有这个待遇。
    江建康爱吃肘子,对于每根自己要吃的肘子都格外用心。
    为了做好肘子,他到处托人去寻上好的花雕酒,就为了给肘子当辅料。
    江建康在厨房里,一边伤感地拿出自己珍藏的花雕酒往锅里倒,一边碎碎念:“小枫,要不是为了你,爸爸也不会拿出这么好的花雕酒。”
    江枫:……
    每次有客人点肘子江建康同志都是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明明他自己还藏了上百瓶花雕酒。
    他给客人用的花雕酒一向都是最差的。
    最后,江建康在肘子上浇了一勺高汤。
    这是江建康做菜的习惯,什么都喜欢浇一勺高汤,他的厨房里无论何时都有一锅炖煮着的高汤。
    高汤冲淡了肘子上的酱汁,却也提升了鲜味和香味,江枫端着肘子走出来,几乎所有一楼的客人都为之侧目。
    “好香。”不住有人感叹。
    虽然心动,但是没有人点肘子。
    大家都是学生,很少有人能狠下心来花上百元点一份肘子。
    香味一路飘上了二楼。
    “什么味?”陈教授闻着味,只觉得食指大动。
    “东坡肘子,各位老师慢用。”江枫将肘子端上桌。
    “陈老师,这东坡肘子是你家那边的名菜,你居然还闻不出来?”另一位年轻老师打趣道。
    “这不是东坡肘子,我们那边的东坡肘子不是这么做的。”陈教授直摇头,伸筷子夹了一块连皮带肉的肘子,“可能是他们店里自己的做法,只是叫东坡肘子,这盘肘子可比普通的东坡肘子香多了。”
    肘子入口,入口即化。
    “也好吃多了!”陈教授补充道。
    大家纷纷伸筷。
    一楼的客人渐渐坐满,江枫和王浩两个人有些忙不过来,邱晨4人准备结账顺便帮忙。
    “凭光盘发朋友圈可以打九折。”江枫提醒道。
    “光盘可以打九折?”就坐在邱晨不远处的那对小情侣中的女生耳尖地听到了,她桌上的盘子也是干净得像被舔过一样,除了一个盘子里剩了点空心菜的菜汁,就连糖醋里脊的糖浆汁都没了。
    刚刚她没控制住,又点一份清炒空心菜。
    暴露了自己的饭量不说,还一顿吃掉了好几天的饭钱,她正坐在位子上心疼。
    “对,a大学生凭光盘发朋友圈可以打九折。”江枫点点头。
    “我就是a大的,中文系的,不信我带了学生证!”女生连忙说道,看了一眼邱晨桌上四个干干净净的盘子,一个狠心,端起还有菜汁的空盘就一饮而尽。
    江枫:……
    这姑娘可真有个性。
    放下盘子,女生拿出手机开始拍照发朋友圈。
    “叮,获得1点知名度,任务进度(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