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营业额

设置

关灯

    刚开业,邱晨他们就来帮忙了,见店里没有客人,4人又充作演员装作顾客坐在最显眼的位置。
    目睹了全过程的江枫:……
    这4个人不去学表演真是屈才了。
    第一位客人是中午那位喝完菜汁的姑娘,一个人来的,男朋友不见踪迹。
    “九转大肠!”女生照例坐在了中午靠窗的位置,“你们晚上还送酸梅汤吗?”
    “晚上没有酸梅汤了,送一小碗粥,皮蛋瘦肉粥和黑米粥任选。”江枫说道。
    “黑米粥,黑米粥,再来一碗白饭。”女生连忙说道。
    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的刘子轩不禁侧目,这姑娘看着挺瘦,饭量够大的啊!
    女生也注意到了刘子轩,凑过去问道:“同学你们也是a大的吗?”
    刘子轩点点头。
    女生显然很健谈,主动攀谈起来:“这家店好吃是好吃,就是太贵了。”
    “不贵的,不贵的!”刘子轩连忙为健康炒菜馆背书,“这是我们社长家开的店,店面是买的,我们社长家为了开这家店欠了一大笔钱!”
    “你们社长家的?同学,你们是什么社团啊?”女生好奇地问道。
    “象棋社。”刘子轩眼睛一亮,“同学,要不要来我们象棋社,我们大几的都招,社员打……打……”
    “打九折。”江枫端着黑米粥出来,“社团成员一律九折。”
    象棋社包括江枫一共才8个人,去年就骗到了刘子轩一个萌新。社团平时没有任何活动,最多就是偶尔聚个餐,几个臭棋篓子凑一起下个棋,比赛也从来没有拿到过名次,活脱脱的一个咸鱼社。
    今年再骗不到萌新,象棋社就要凉了。
    “学长,我是中文系的刘倩,加个微信?我过两天社团招新就去填表!”刘倩兴奋地说道。
    “会下象棋吗?”江枫总不能找不会下棋的社员。
    “会的,会的,我在家经常和我爸一起下象棋!”刘倩道。
    “同学,欢迎加入象棋社,我是社长江枫。”江枫热情地道。
    “我是副社长邱晨。”见居然骗到了新社员邱晨连忙上来打招呼。
    “我是刘子轩。”
    “赵阳。”
    “赵宇。”
    “赵宇,还不快把社团申请表拿出来给刘倩学妹填!”邱晨催促道。
    “对对对。”赵宇连忙从包里拿出一打社团申请表,连笔都准备好了。
    刘倩:……
    到底是怎样一个社团的社员才会随身携带社团申请表。
    在邱晨的“监督”下刘倩填完了社团申请表,才将目光投向黑米粥。
    她平时不怎么喝粥,只不过是因为嗜甜才选择了黑米粥,也不怎么了解粥类,只是觉得这碗粥看上去很好吃,也很好看,米粒粒粒粘稠,闻起来也很香甜。
    一入口,顺滑,温度正好,黑米粘稠却不失弹性,燕麦很有嚼劲,甜度足够却不腻。
    “社长!”一小碗粥刘倩几口就喝完了,“黑米粥单卖怎么卖?”
    “十元一碗,送小菜。”江枫道。
    “来一碗,不,两碗!”
    “米饭还要吗?”江枫问道。
    “要!”
    临桌4人齐齐看向刘倩。
    刘子轩机灵地上前收碗,顺便去厨房偷喝两口粥。
    五点半左右,开始陆续有客人进门。送粥的优惠力度看上去比送酸梅汤要大,被此吸引的新客不在少数,像刘倩那样中午吃完晚上还来的只是少数,毕竟价格摆在那里,如果天天来吃一个月伙食费起码得加三倍。
    店里的客人多了,邱晨几人也就不充当演员了,开始帮忙,在厨房和大厅来回穿梭,甚是忙碌。
    晚上的生意比中午好,一楼全坐满了,就安排客人去二楼的大圆桌,一直到晚上9点才打烊。
    “大家幸苦了,来来来,多吃点。”江建康招呼道,“真是谢谢你们了,我们家店第一天开门,什么都没准备好,也没招好人,还要麻烦你们简直。”
    “不麻烦,不麻烦,叔叔你要是需要我们天天来!”邱晨嘴里包着排骨吃得不亦乐乎。
    江建康从来就不是亏待自己的人,给客人烧的菜可能会出现咸淡不均,火候不对等诸多问题,但给自己烧的菜觉得都是最好的发挥。
    中午被教授们分去了一根肘子,晚上这跟肘子江建康更是用心,用微火不知道慢炖了多久,肘子的每一个部位都渗进去了肉汁,软烂至极。
    吃得几人恨不得从此赖在店里。
    对哦,赖在店里。
    刘子轩脑子动得最快,问道:“枫哥,你们招到兼职了吗?”
    “没有。”招聘消息才贴出去半天,怎么可能会招到兼职。
    “你看我们4个怎么样?勤杂工,外卖员我们都可以啊,不要钱,只要包两餐!我一下课就跑过来,不会错过饭点的!”尝过了江建康真正的手艺,刘子轩觉得再让他回去吃食堂简直是一种折磨。
    其余三人纷纷点头。
    “也行,包三餐,只要你们早上愿意过来。”江枫表示同意,“我再找一个长期稳定的,你们的课都多。”
    物理系的课是出了名的多。
    “对了,浩子你看了课表吗?明天是谁的课?”江枫问道。
    “我看看,今天中午来吃饭的李教授的,信号与系统,明天上午就三节课。”王浩看了看手机,“完了完了,这个电磁学是张院长上的,我去年就挂了他的课,完了,今年我更完了。”
    王浩忙吃了一口肘子来抚慰自己受伤的心。
    吃完饭,王浩五人先回宿舍,江枫留下来帮江建康同志收拾后厨,王秀莲同志清算营业额。
    “我的乖乖,照这个营业额,我们今年就能还清二哥的欠款了。”王秀莲学是会计出身,计算器按得啪啪作响。
    “多少钱?”江建康好奇地问道。
    “刨掉成本1万1。”王秀莲感叹道,“这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啊,原来在我们那个小地方得好几天才能有这个营业额啊!”
    从来不知道自家餐馆这么赚钱的江枫:……
    江卫国老爷子果然没有说错,学物理不如学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