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头版头条(为看书总是醉醉哒盟主加更!)

设置

关灯

    江枫当天是飘着回去的。
    他下午的时候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把江隽莲吹的彩虹屁拿出来看一看,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看一看,看得都快忘记自己姓什么了,都快忘记如今江家的年夜饭谁在掌勺了。
    别问,问就是膨胀。
    要问是谁给他的勇气,问就是江隽莲。
    江枫这种漂浮的状态被大家看在眼里,大家也都是笑笑就过了。谁还没个年轻可以飘的时候,用王师傅的话来说他要是在江枫这个年纪有这样的厨艺,早就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江枫也确实是飘了半天就不飘了,洗完澡刷牙的时候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江枫瞬间就清醒了,江隽莲这姑娘从小到大为了口吃的什么话说不出来,彩虹屁这种东西看看心里爽一下就够了,飘是真没什么飘的必要。
    主要原因是江枫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的黑眼圈。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确实时黑眼圈。
    要知道他高三的时候都没熬出黑眼圈。
    刷完牙后江枫匆匆跑到客厅找正在整理衣服的吴敏琪:“琪琪,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有黑眼圈的?”
    “啊?”吴敏琪愣了一下,“大概是一个月多前吧,你这段时间睡得也不多都没好好休息,好好休息的话应该能好一些。”
    “黑眼圈能消吗?”江枫追问道。
    吴敏琪想了想:“好像很难,一般都消不掉,不过枫枫你也不明显呐,今天早点睡吧,明天晚点起,多睡会儿。”
    然后江枫第二天就起晚了。
    可能是因为自己给了自己要晚起的暗示,脑子下达指示身体就完美执行,闹钟都没闹醒江枫。吴敏琪以为江枫今天准备晚点起就没叫他,在锅里留了早饭自己吃完早饭就走了,导致江枫一觉睡到快十点才醒。
    刚醒的时候江枫还有些迷迷糊糊地心想自己怎么醒得这么早闹钟都没闹,看了一眼手机之后就完全吓清醒了,9点39分,迟到!
    江枫飞快地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换衣服一气呵成全程用了不到五分钟,吴敏琪给他在锅里留的早饭也没动拿起手机穿鞋就跑。
    在叫到滴滴并且滴滴接单之后江枫才反应过来,按上班时间来算他现在都已经迟到了,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给他打电话也没有一个人给他发消息。他今天又不休假,难道大家就不奇怪他为什么到了9点多还没有去泰丰楼上班吗?
    还是他现在的牌面已经大到了不需要按时上班的程度。
    江枫点开微信,发现各个群都很热闹,消息连绵不绝刷得飞快,完全不像是往日的厨师群和工作群——这个时候大家一般都在工作是不会玩手机。江枫刚想点开群聊来看看消息,叫的滴滴车就到了。
    江枫按灭手机上车,想起自己前段时间在往上买的垃圾袋还没到货就点开淘宝看物流到哪儿了,一看就是一整个车程,甚至还下单新买了一个垃圾桶。
    一进泰丰楼,江枫就发现大家都在玩手机,不光在玩手机还在窃窃私语。季月,吴敏琪,章光航还有王秀莲四个聚在一起,几人都在顶着季月手上的手机看还在嘀咕着些什么。
    出事了?
    江枫向她们走去。
    “孙继凯回消息了没?”吴敏琪问道。
    “没呢,你看,微博也好几个月没更了,ins也没更,朋友圈也没更,他不会真的想不开出事了吧?”季月疯狂刷着手机。
    “王姨,他回你消息了没?”季月转头问王秀莲。
    王秀莲摇头:“没,我还打了聚宝楼的电话也是占线,我让房经理去打听情况了。”
    “我也没问到消息。”章光航道。
    江枫:?
    “孙继凯怎么了,他出事了?”江枫问道。
    四人抬头,齐刷刷地看着江枫。
    “诶,江枫你才来啊,我说怎么刚刚没看到你。你没看新闻吗?他们家出事了,社会新闻头版头条,刚刚还挂着热搜第一现在又掉下去了,孙继凯家和他二叔家打遗产官司败诉了。”季月道,“现在几乎所有群都在说这件事,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说你几个月前给孙继凯发消息他就没回吗?他会不会是出事了?这个官司好像几个月前就开始打了,只不过孙家一直捂着直到昨天尘埃落定今天才把消息放了出来。”
    江枫:?!
    江枫连忙掏出手机,果然,铺天盖地的新闻都是孙家的,好几个不同的app和浏览器都推送了相关消息,江枫选了一个标题最显目的点进去。
    《惊变!孙家遗产官司尘埃落定,聚宝楼易主,fj第一酒楼即将成为历史!》
    江枫把这个标题非常不正经但内容非常正经的文章看完,算是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就在他们离开fj不久,可能也就几天,孙家就开始对于孙冠云的遗产分配撕破脸皮。孙常平(孙继凯他爸)和孙常宁(孙继凯他二叔)兄弟二人彻底撕破脸皮,为了遗产大打出手,各执一词。
    最具有戏剧性的是,这兄弟二人都有一份遗嘱。
    孙常平手中的遗嘱在江枫看来比较合理也比较像真的,聚宝楼不同于泰丰楼只是一家单纯的酒楼,聚宝楼有上市公司注定会有股权争斗。孙常平手中的那份遗嘱上说的是,孙冠云把绝大多数股份给了孙常平,保证他和孙继凯对聚宝楼有绝对的话语权,除此之外还留给了他们两套房产,其余的所有现金,不动产,古董字画还有少数股权都留给了孙常宁,算是比较公平了。
    孙常宁手上的那份遗嘱就相当离谱了,按照他的那份遗嘱,不光公司的大多数股权都归他,绝大多数不动产及其他财务也归他,留给孙常平的只有两套地段不佳的房产和少数现金,简直是只要长了眼睛就能看出来有问题的一份遗嘱。
    可偏偏这两人都能证明这两份遗嘱的真实性,于是孙家长达数月的撕逼大战就开始了。孙常平占着长子,孙继凯又是大家公认的聚宝楼未来继承人,孙常宁则拥有公司大多数股东的支持和远胜常人的心机,这兄弟二人原本是势均力敌。结果孙继凯他妈不知道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爱上孙常宁想给孙常平带绿帽子,在最关键的时候捅了孙继凯父子一刀反水了,聚宝楼大半厨师也一起反水了。
    结果就是孙常宁大获全胜,孙继凯她妈拿了一大笔钱和少数公司股份和孙常平离婚,孙继凯父子只得了两套房产和少数现金一败涂地。
    江枫都看傻了。
    文章的最后,还有一段视频,是今天上午刚发布的孙常宁对聚宝楼的未来规划与改制。
    他要将聚宝楼改造成高档酒店,从此聚宝楼将以餐饮为辅酒店经营为住,围绕聚宝楼这个品牌开发一系列周边新产品,争取让聚宝楼重新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
    视频里的孙常宁意气风发,俨然是一个胜利者。
    而失败者,已经失踪几个月了。
    江枫瞬间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大家会聚在一起看手机不工作了。
    也明白为什么都没有人注意到他之前一直没来上班。
    “孙继凯呢?现在有人能联系到他吗?季月你能吗?”江枫焦急地问道。
    季月摇头:“我从早上看到新闻起就给他发消息了,就连ins上也留言了,他根本就没回。我们基本上都发了,一个人都没回复。”
    “你说他会不会……想……”季月欲言又止。
    江枫担心的也正是这个,别说孙继凯,仍谁碰上这种事情都不会想得有多开。
    和二叔一家争遗产一家够糟心的了,临到最后关头还被亲妈捅了一刀,这种事情搁谁身上谁受得了。
    “我先给他发消息吧,实在不行咱们就报警,不过我们在北平报fj那边的失踪有用吗?”江枫点开微信开始给孙继凯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