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孙茂才来访

设置

关灯

    在江枫给孙继凯发消息,打电话皆无果后,他们开始研究能不能报警立案。
    “这里说的是失踪者的直知系亲属可以持本人身份证件和失踪者的关系证明文件到当地派出所报案,并提供相关情况。”季月眯着眼睛顶着手机,她连着看了几个小时的手机现在眼睛疼。
    “我这里说的是有证据证明对方可能会有人身安全危险,或者说是对方可能会受到侵害,随时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吴敏琪道。
    “我这里说的是异地可以报案,但不一定能立案。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就是会移至当地警方处理。”江枫也查到了。
    王秀莲:“……那咱们这种情况是能报案还是不能报案?”
    章光航一锤定音:“别想那么多了,先报案。”
    于是大家兵分两路,章光航和季月去派出所报案找警察叔叔求援,大家对警察叔叔还是很信任的,毕竟当初季夏就是在警察叔叔的帮助下被跨省联合抓获。
    其余的人待命,手机揣身上以防孙继凯玩意心血来潮给谁回了个消息没能第一时间发现。孙家的遗产之争远在FJ,现在已经尘埃落定江枫他们现在也没什么可做的。因为隔着远除了报警和打电话大家也不能做什么,离营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王秀莲和房梅就挥散了众人让大家不要聚集在一起讨论此事,该干活干活该发呆发呆。
    除了江枫几人和孙继凯关系必要好,有着一起约饭一起吃烧烤的交情,其余人和孙继凯基本都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会关心会震惊也只是因为惊讶于我认识的人居然上了社会新闻头版头条,发出“啊,他好惨好倒霉的感叹”,有点小小的担心,要说有多么关切还真没有。
    大家都开始干自己的活,一切都归于平静。
    除了江枫,吴敏琪和老爷子。
    江枫一边处理手上的牛肉,一边悄悄看老爷子。
    老爷子在发呆。
    这很罕见,老爷子不是一个喜欢发呆的人,上次江枫见老爷子发呆还是在去往FJ的飞机上。
    “琪琪,你有没有觉得我爷爷现在的状态不太对。”江枫端着盆悄悄挪到吴敏琪边上。
    吴敏琪悄悄看了老爷子一眼,道:“好像是有点,可能也是在担心孙继凯吧,他家出了这样的事现在又联系不到人。”
    江枫叹了口气。
    他刚刚又看了几篇新出来的报道,各种报道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
    有说孙继凯他爸听到遗产分配结果后气到中风,现在已经躺在医院里甚至下了病危通知书。还有报道说孙继凯她妈早就出轨了孙继凯他二叔,这些年一直潜伏在孙继凯他爸身边演碟中谍,还有说孙继凯她妈已经被孙继凯他爸给杀了,现在孙继凯他爸已经被警方逮捕拘留。
    没有出实锤,孙常宁对遗产之事只字不提只是公开进行了一场代表着胜利者的聚宝楼未来规划的宣讲,孙常平和孙继凯这两个事件中心的人又迟迟没有露面,聚宝楼的其他股东正在控评,真实情况如何除了当事人恐怕没有人能说清。
    江枫也只是随便看看,一个都没信。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孙继凯他妈脑子有病!
    此时此刻,孙继凯在哪儿呢?
    他在家里,但不是原先的那个家。
    他家之前位于良好地段的房子已经归他妈,他爸让的,他也默认了,他们父子俩都不想再呆在那个曾经生活过的只要随便看见一件物品就能想到那个蠢货的地方。
    不用想到她的脸,只要想到她的名字,想到这个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妈,孙继凯就会气得肝疼。
    他妈是个十足的蠢货,这点他和他爸都十分清楚,但他们没有想到,这个蠢货会蠢到这种地步,蠢到连老公和儿子都不顾,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和亲哥哥的挑拨就在最后关头捅了他们一刀,把遗嘱原件销毁了。
    孙继凯听到手机又响了。
    他坐在地板上,没有动作。
    这段时间他差不多都是这样的,他爸被打击得终日醉酒,他不想劝没那个功夫去劝,如果可以他也想和他爸一起醉酒,不过这样估计果断时间警方就能通过邻居的报警在房子里发现两具已经死亡多日的尸体。
    王助理已经辞职了,聚宝楼被大换血,孙继凯觉得既然今天电话不断,应该是他二叔已经掌控全局媒体开始大肆报道了。
    孙继凯躺在地板上,闭上眼,觉得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一场怎么闭眼睁眼就醒不来的噩梦。
    明明,一切一开始都是好的。
    孙茂才主动提出要回聚宝楼,江枫的八宝栗香鸽帮聚宝楼重新唤起了老食客的记忆,明明只要他顺利接受,整顿酒楼,再去北平和八宝斋谈糕点合作事宜,一切都会好起来。
    直到他二叔拿出那份遗嘱,那份和他手中一样没有经过公证却又都能证明其有效性的,和他手中的那份同一天立下的遗嘱。
    孙继凯很清楚,按照爷爷生前留给他的话语,二叔手上的那份遗嘱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但他无法证明。
    从那一刻开始,一切就变了。
    股东开始站队,员工开始站队,就连聚宝楼后厨的厨师开始站队。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他二叔那样一个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不要聚宝楼只拿一点分红的薄弱股份就甘心。只不过他和他爸都没想到,他二叔能够伪造出这样一份让人挑不出错处,就连日期都是同一天无法判断先后顺序的遗嘱。
    孙继凯睁开了眼睛。
    因为他听见房间里的酒瓶子倒了。
    “爸,你别乱动,要是饿了就出来吃饭我叫了外卖。”孙继凯大声道。
    没有回音。
    他这些天都没怎么出门,准确来说从他爸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他们父子俩搬到这间小公寓开始他就没怎么出门,吃饭靠外卖,隔几天下楼扔次垃圾。
    他不看手机,不看电视,什么都不敢,每天就是去房间看看他爸醉死了没有,吃饭了没有,白天躺在客厅冰冷的地板上,晚上困了回房间睡觉。
    他知道,他应该劝劝他爸,让他和自己振作起来,但他连自己都不想劝更何况去劝他爸。
    他们完全可以起诉他妈,婚内财产转移,恶意损坏遗嘱,还有一系列这些年她做过的有证据的足以让她进去的罪名,随便哪条都能让她一无所有地抱着栏杆唱铁窗泪。
    但他们没有,任由她自以为聪明地带着孙常宁给她的一大笔钱财离婚回娘家,还暗自窃喜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孙常平甚至自愿放弃了那套最值钱的房产,虽然还没有过户。
    因为离婚协议虽然签了,但离婚官司还没打。
    孙常平无心这些事情,孙继凯也不想再想这些破事。
    和聚宝楼比起来,这些算个屁。
    他把酒楼丢了,把爷爷的临终嘱托给丢了。
    孙继凯继续躺在地上胡思乱想,想到了很多,很多事,很多人。
    “咚咚咚。”
    有人在敲门。
    孙继凯没理睬。
    那人还在继续敲门。
    “小凯,我是邱伯,你在家吗?在家的话就开个门,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在家。”邱富在门外喊道。
    自从孙常平板上钉钉要败之后邱富就辞职了,现在赋闲在家,这段时间邱富和王助理也试图来找过孙继凯父子,只不过孙继凯一直都装不在。
    孙继凯依旧没有动。
    “我来说吧。”另一个声音道。
    孙继凯动了动,他感觉就这个声音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小凯你在吗?我是孙茂才,我刚刚从港城过来,我想和你谈谈。”
    孙继凯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