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代师收徒

设置

关灯

    叶不凡没有理会其他人,自己专心致志的行针。
    曹兴华只看出了他的回魂九针,却不知道体内运转的混沌真气更是治病的不二法宝,与回魂九针结合起来能够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一片安静当中,时间一点点的流过。
    大约20分钟后,叶不凡逐一将银针收了回来,淡淡的说道:“好了,贺老爷子的病已经痊愈了!”
    “痊愈了,这怎么可能?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高海生虽然对叶不凡行针的手法有些好奇,但怎么也不会相信只是扎上这么几针就能治愈病人的肺部疾病,特别是这种已经濒临死亡的重症。
    贺双双说道:“是啊,我爷爷不还在昏迷吗?”
    “马上就好。”
    叶不凡说着抬手在贺长青的丹田处拍了一下,只见老爷子吐出一口浊气,原本面无血色的脸上立即恢复了红润,睁开双眼,忽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高海生吓了一跳,接连向后退了几步,如果这不是白天真的以为对方是诈尸了。
    贺长青的情况他最清楚不过,刚刚一项项检查数据都严重到了极点,可以说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
    就这样一个人竟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让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贺天启和贺双双则是一脸的惊喜。
    “父亲,您醒过来了?”
    “爷爷,您终于醒了,都要吓死我了!”
    两个人拉着贺长青的手喜极而泣。
    “行了,你们两个别哭哭啼啼的,让老头子我下地活动活动,躺了这么久,身子骨都生锈了。”
    贺长青说完甩开了两个人,翻身下床,在地上慢慢走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速度很慢,走了几步之后步伐越发的顺畅,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围观的人们都看得惊叹不已,刚刚还要准备后事,现在人家却生龙活虎,这种差距让人心里一时间无法接受。
    高海生震惊得目瞪口呆,过了许久才闭上嘴巴,上前说道:“这一定不是真的,这可能是回光返照,老爷子,我要给你做个身体检查。”
    贺长青说道:“回光返照个屁,怎么说话呢?我的身体我知道,现在好的很,至少十年之内阎王也不会再来找我老头子了。”
    高海生讪讪的说道:“老爷子,刚刚是我说错了,但我总觉得做个检查总是有好处的。”
    贺双双说道:“爷爷,您还是检查一下的好,检查了我们才放心。”
    贺长青说道:“那好吧,听你的,我就查一下。”
    他说完重新又躺到了床上,高海生带着助手们开始重新用仪器进行检测。
    很快检查结果再次出炉,他看着手中的检查结果,眼珠子差点没掉了出来。
    如果不是自己亲手做的检查,真以为这是出自两个人的数据,最新的检查结果显示贺长青身体好的不得了。
    特别是肺功能检查,一切正常,肺部原本存在的积液已经消失不见,更没有任何纤维化的迹象。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看着手中的化验数据,他站在那里都傻掉了,只是一个劲儿的说“这不可能”。
    贺长青再次坐了起来,对曹兴华说道:“老曹啊,这次可是谢谢你了,不用说我也知道老头子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
    曹兴华上前说道:“老哥,这次你可猜错了,我老头子倒是想救你,可惜没那个本事。
    这次把你从阎王爷那里抢回来的是这位小兄弟,叶不凡叶医生。”
    贺长青的脸上闪过一抹惊愕之色,“叶小兄弟,真是年轻有为啊,没想到这么年轻就有如此高超的医术,老头子谢谢你了。
    我这条命是你给的,以后你就是我们贺家的救命恩人,你的事就是我们贺家的事。”
    叶不凡淡然的说道:“老爷子客气了,您的病在我们中医这算不了什么。”
    说完他扭头看向高海生:“高医生,是不是该兑现赌注了?”
    听他这么一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在高海生的身上,想起两个人刚刚可是打过赌的。
    “这……”
    高海生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他现在确实被叶不凡的医术所折服,但如果一次性拿出100万来还是有些肉疼。
    贺天启脸色一沉:“高医生,我可是公证人,你不会是准备赖账吧?”
    他现在对高海生非常不满,这家伙刚刚接二连三的让自己给父亲准备后事,后来又说回光返照,现在赌输了又想赖账,当贺家是什么?
    高海生心中一抖,他对贺家的实力非常清楚,在江南省甚至在整个华夏都有着极高的地位。
    如果今天让贺家不满意他都走不出江南市,或者说以后医生的职业生涯都将断送。
    没办法,他只能从助理手中拿过支票本,写了一张百万支票交给叶不凡。
    叶不凡接过支票看了看说道:“钱我收到了,但是别忘了你的承诺。”
    “放心,明天我会在华夏各大知名媒体上向中医道歉。”
    高海生说完带着人灰溜溜的离开了贺家。
    他刚走,曹兴华过来对叶不凡说道:“老头子我想拜你为师,你看怎么样?”
    他这话并不是玩笑,自从见识了回魂九针,就已经对这个年轻人佩服的五体投地,说着就要下跪行拜师礼。
    叶不凡吃了一惊,赶忙将他扶住。
    “老爷子,这可不行,我可不敢收您为徒。”
    他对曹老的人品还是非常钦佩的,这是一个真心为中医发展做贡献的老人。
    曹兴华却一脸不高兴的说道:“小叶,难道你是嫌弃老头子不成?我可是真心要跟你学习中医的。”
    叶不凡赶忙说道:“这个真没有,您老德高望重,怎么能拜我为师。
    您看这样好不好?以后不管你学什么,我保证绝不藏私。”
    “那不行,咱们中医是讲师门传承的,那样名不正言不顺,我必须拜你为师。”曹兴华说道,“在我们中医这一行讲究达者为师,年龄的事你不要考虑。”
    见老头子有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叶不凡只能苦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也不敢收您为徒,这样好不好?要不我代师收徒,您就拜在我老师的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