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百二十三章 掏心掏肺

设置

关灯

    安娜贝尔本来吓得有些惊慌失措,听到陆轩的话,立刻是底气十足道:“你告诉灭魂组织,人是我杀的,让他们来找我好了。”
    即使安娜贝尔将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但是其他人依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因为即使安娜贝尔是潶手党的老大,但是灭魂这个杀手集团可不忌惮她,她也许会面临着无穷无尽的追杀,直到她死。
    如果琼斯只是灭魂组织的人,那还好说,可他是boss的表弟。
    “安娜,我们走吧!”
    陆轩在安娜贝尔耳边小声说道。
    “嗯!”
    安娜贝尔点了点头,目光看向费南德和肖恩:“两位叔叔,我先走了,琼斯的尸体,你们来处理吧。”
    “好,这件事我会告诉灭魂组织的连线人,”肖恩正色道。
    陆轩和安娜贝尔坐上加长林肯,扬长而去——而费南德和肖恩一直远远的看着车子,直到看不到车尾,才慢慢回过神来。
    他们知道,战狼的王者归来,势必又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这不,安娜贝尔捅了娄子,战狼肯定会为了保护她,与灭魂组织起冲突的。
    不过费南德和肖恩相信,即使是全世界第一大的杀手集团,在战狼面前,也不敢造次。
    可惜,他们又知道,灭魂的boss可是个疯子,如果他一心要为表弟琼斯报仇,冒着得罪战狼,也不会放过安娜贝尔的。
    “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车子里,安娜贝尔依偎在陆轩的身上,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的说道。
    陆轩苦笑一声道:“我习惯了。”
    “讨厌!”
    安娜贝尔打了他一下:“你都不知道安慰一下人家,还说风凉话。”
    陆轩笑笑,没有说话。
    “对了,你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安娜贝尔问道。
    所谓可疑的人,自然指的是身上有血族气息的人。
    听到安娜贝尔的话,陆轩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你们贝尔家族有没有人与血族勾结,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看着陆轩眼中似笑非笑的神采,安娜贝尔芳心一颤。
    不知道怎么的,安娜贝尔美目里都是有着一丝丝害怕之色。
    “对不起!”
    安娜贝尔娇躯颤抖:“原来你都知道。”
    “呵呵!”
    陆轩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如果你们贝尔家族里面真有内鬼,不用等我来洛山机,你已经被杀了。”
    不管怎么样,安娜贝尔是属于贝尔家族一员的,她的行踪,贝尔家族人了如指掌。
    如果贝尔家族和血族沆瀣一气,贝尔家族的人,完全可以买通潶手党的内部人,对安娜贝尔进行暗杀。
    “那你为什么还跟着我一起来贝尔家?”
    安娜贝尔更加羞愧的说道。
    陆轩拿起了一根烟,安娜贝尔连忙拿出火机,为他点燃香烟。
    缓缓吐出一口烟雾后,陆轩不紧不慢道:“因为我知道你想让我帮你。”
    “只是——”陆轩欲言又止,眼中冷光闪烁。
    感受着陆轩身上的冷意,安娜贝尔的娇躯在瑟瑟发抖。
    安娜贝尔不怕受伤,也不怕死,但是她害怕被她心爱的男人抛弃,这无异于被抛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安娜贝尔美目里都是惶恐不安之色——“只是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陆轩沉声道。
    没有人喜欢被人利用,陆轩更是如此!攘外必先安内,这个道理,陆轩懂,所以乐意帮安娜贝尔这个忙,震慑住她的两个叔叔,费南德和肖恩。
    但是安娜贝尔却是用调查血族这个借口,让陆轩来到贝尔家。
    如果她直言的话,陆轩也会来,并且心里不会有一丝介怀。
    “不会了,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安娜贝尔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抹了一下眼泪,又哭又笑的说道。
    “嗯!”
    陆轩点点头。
    “亲爱的,几年前你离开米国的时候,找过费南德和肖恩?”
    安娜贝尔问道。
    陆轩笑了笑:“你不是都听到了么。”
    在离开米国的前一晚,陆轩去了贝尔家一趟,口头警告费南德和肖恩,好好辅佐安娜贝尔,不要有异心。
    只是这件事,安娜贝尔并不知情。
    那时候,安娜贝尔才刚刚成年而已,陆轩对她有些放心不下,如果费南德和肖恩这个老狐狸跟她玩阴的,分分钟都能把她给玩死。
    安娜贝尔娇媚一笑:“难怪刚开始我当上潶手党老大的时候,他们对我毕恭毕敬,到后来,他们越来越放肆,不把我这个老大放在眼里。”
    “亲爱的,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你对我真好,我爱死你了!”
    安娜贝尔说着,含情脉脉。
    这些都是她的肺腑之言,陆轩在的心中,绝对是如同上帝一般的存在,保护着她,是她最强大的避风港。
    “我们接下来去哪?”
    陆轩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不过有些远,长路漫漫——”说着,安娜贝尔突然起身,然后跪在了陆轩的面前。
    “——”看着她媚眼如丝的绝美俏脸,陆轩顿时感觉有一股冷气直冲头顶。
    她竟然想!“亲爱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说完,安娜贝尔低下了头。
    刹那间,陆轩的神经在紧绷着,一股飘飘欲仙的感觉,袭遍全身。
    陆轩继续抽着烟,同时在享受着,那般感觉,简直比当上帝还要逍遥快乐。
    作为潶手党的头目,却甘心为一个男人做这种事情,可想而知的是,安娜贝尔对陆轩,真是掏心掏肺了。
    “亲爱的,你越来越厉害了。”
    此时,安娜贝尔起身,坐在了陆轩的身边,又是随手抽了一张纸巾擦拭着嘴巴。
    “咕隆!”
    安娜贝尔吞了一口唾沫。
    听到这个声音,陆轩眼珠子忍不住睁大了几分。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
    陆轩现在一直都在修炼易筋经,其身体素质,已不是常人所能比,当然厉害了。
    可怕的是,刚才的时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