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打赌

设置

关灯

    这次,银针如同入定一般,没在出现针尾颤动的异像。
    李茂山和张清源不禁暗道可惜,如果再出现以气御针的情况,那唐浩在他们的心里的地位绝对更胜一筹。
    可仔细一想,对方能以这个年纪施展出“五龙针”却也算是难得了。
    “小友,我需要做点什么?”张清源看到唐浩施针结束了,已经急不可耐的问道。
    “张老,帮我给病人放血,用针法催!”唐浩语出惊人。
    什么?
    竟然要帮唐倩倩放血?
    医生们都吓得不轻,唐倩倩本来就是大出血,眼看着就要贫血性窒息了,这个时候在放血,不等于要了唐倩倩的命吗?
    “院长,这可不行啊!”
    “是啊院长,这不是闹着玩吗,如果放血能够治疗好病人,我们还做什么手术?”
    “我坚决不同意他的做法!”
    医生们这一刻,忍不住七嘴八舌的反对起来,在他们看来,唐浩就是在瞎胡闹。
    “够了!不想看就都给我出去。”李茂山面色铁青的道:“出了事,有我和老张负责,你们害怕什么?”
    “不错。”张清源显然看的很开,转头对唐浩问道:“有几成把握?”
    “我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手术,跟上一个家伙比,唐倩倩的状况要好多了。”唐浩笑了一声,继续开口道:“不过,上次也是惊险万分,不过这次有张老在,我们相互配合,我敢说十成!”
    “那我陪你赌一下又何妨?”
    张清源罕见出现了兴奋的表情,从兜里掏出针包,他的针是特殊材质打造的,银中透着些许的黑气,一靠近便让人有一种微寒的感觉。
    “等一下!”唐浩表情一变,隔空感受了一下张清源的银针,“张老,我如果没猜错,您是鬼门针的传人吧?不过患者情况特殊,您这套鬼针,用不得。”
    咦?
    张清源的鬼针,竟然用不得?
    医生们看着唐浩,宛如再看一个傻X。
    张清源最出名的,便是他一手出神入化的鬼门十三针,与鬼针相辅相成,如今不让他用鬼针,那是什么道理?
    “就不能够尝试一下吗?”李茂山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开口解释道:“老张和鬼针相辅相成,缺少鬼针,鬼门十三针效果会大打折扣。”
    “不行!”
    唐浩的态度很坚定,眼神清澈的说道:“患者贫血本身就畏寒,鬼针一落,上面的寒气侵入骨髓,相当于给患者留下了隐疾。”
    “可……”李茂山还想解释些什么。
    “老李,我觉得这位小医生说的很对。”张清源也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是我们考虑少了,这病去如抽丝,我们医者若是不慎,那就会害了患者,这次是我欠考虑了,再给我找一副银针!”
    李茂山见张清源这副模样,也不好多说,吩咐手下的医生拿一副消毒的银针来。
    一切准备就绪。
    “张老,一会我用银针刺激,我说放血的时候,您就施针。”
    “没问题!”
    唐浩听到张清源这么说,总算安心了不少,从针包里再度取出一支银针,轻轻的刺入童倩倩的上身。
    嗡!
    唐浩手指松开的刹那间,针尾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不停的晃动,发出嗡嗡的低鸣声!
    以气御针!
    医生们忍不住惊呼了起来,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已经惊呆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一番景象,如果不是真实在他们眼前出现的话,他们或许还以为,唐浩是来变魔术的。
    “别吵!”唐浩盯着童倩倩,见她有苏醒的迹象,开口问道:“怎么样?”
    噗哧!
    有几个医生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患者都休克了,唐浩这个傻13不是在问鬼吧?
    “好热……”正在所有人都以为童倩倩不会回答的时候,她的嘴巴竟然张开,发出了虚弱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
    唐浩点了点头,捏住颤抖的针尾,轻轻提拉,“现在呢?”
    “有点冷。”唐倩倩虚弱的回应,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好,张老放血!”唐浩回过头,看见陷入呆滞的张清源无奈道:“张老,快点放血阿!”
    “不好意思,我现在就放!”
    张清源总算回过神来,刚才他已经被唐浩彻底惊住了,好在他经验丰富,瞬间恢复了过来,找准了童倩倩的穴位,银针旋转刺下。
    噗哧!
    童倩倩还没有缝合的大腿伤口,忽然之间流出了血液,只不过这一次,流出了并不是鲜血,竟然是乌黑的淤血!
    “好了,张老先去休息一会吧。”唐浩见到淤血流出总算是松了口气。
    唐浩当着众人的面,再度提拉着银针,另外一只手也捏住一根银针,刺入了另外一个穴位,同时提拉之下,童倩倩身上原本的四根银针,针尾竟然同一时间晃动起来!
    肉眼可见童倩倩的鲜血,竟然止住了!
    片刻之后,在众人的目视中,童倩倩的各项指标恢复了正常。
    这简直就是一场奇迹!
    “针线。”唐浩头也不抬的伸出了手,立刻就有医生把针线交到他手上,他边缝合边道:“我先缝合她的筋和动脉,保住她的身体机能,至于大腿外面的皮肉,我只会简单地缝合一下,她太年轻了,不应该留下难看的伤疤。”
    “小医生,伤疤你也有办法根除?”张清源摸着头上的虚汗,今天他得到的震撼太大了,心里已经有点接受不了,“就我知道的,皮肤伤疤是永久性的疤痕组织,不可能去除的。”
    “谁说的?”唐浩抬起头,漫不经心的说道:“我有一味药,就可以祛除伤疤,只不过要把伤疤再度割开罢了?,我可以保证,上药之后最多十天,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疤痕,皮肤甚至比以前的还好!”
    “此话属实?”李茂山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小医生,虽然你的医术高明我们承认,但是你吹牛可不要吹得太过了,我当院长那么多年,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奇药。”首发
    “骗你我有什么好处?只不过原料有些难找罢了。”唐浩冷笑着伸出三根手指,“最多三天,三天之后我再来,保证让她的大腿恢复如昔,敢不敢赌?”
    “好,我就陪你赌一把!”李茂山也来了兴致,笑眯眯的问道:“赢了随便你开口,要是输了的话,你来我医院任职如何?”
    “老李,你怎么抢人呢!”张清源气得吹胡子瞪眼,“小子,别跟他赌,你来我们医学院,我让你当副院长都行。”
    “呵呵,不必了。”唐浩摆了摆手,漫不经心的说道:“我是医人的,不是教人的,李院长就按照你说的,我要是赢了,赌注任我开!”
    “不错!”李茂山点了点头,在他的认知里,可是没有任何神药,能够达到唐浩所说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