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实习结束

设置

关灯

    《申证指数暴跌2%,大盘险守710点》、《黑色星期一,申证遭遇爆击》、《股市爆跌中上演天地板,救世主出现》、《危机当下布局良机关注农业板块》......
    陈凡在主流财经网站中看到一个个恐怖的标题,也不用点进去就知道是什么。
    看了一个多月的新闻,光看标题就知道小编们到底怎么编写内容,到是陈凡注意到财经媒体似乎对非洲旱灾又有了一点点关注。
    实际上每月新闻都要提几下非洲旱灾,毕竟闹了两年多,热情早已消退。
    华国作为每年都需要进口部分农产品的国家,旱灾最初发生时也是引起过巨大恐慌的。
    但是因为一些粮食出口国有大量剩余粮食,所以全球粮食市场并未因为非洲旱灾出现价格剧烈波动,国内媒体热捧两周后也就不在上头条。
    但是上个月陈凡注意到一条源引外媒的消息,全球最大粮仓米国储存的余粮在非洲国家及国际救助机构大量采购后已经近乎空仓,如果今年非洲旱灾继续,非洲十数亿人口就没有足够粮食消耗可能引发饥荒。
    当时陈凡敏锐注意到这条消息和市场上农业板块股票逐渐回暖联系在一起,判断应该是有资金开始准备炒作该类股票。
    毕竟前两月市场游资主要炒作的零售行业股票,这类股票价格被炒高后需要新的投机标的。
    在这一思路的影响下,陈凡选择了农业板块股票中业绩最好的龙头绿田股份,看来这次行情能来个大的。
    下班后,陈凡该吃吃该喝喝,到点就睡觉,就等明天市场给出答案。
    第二天,坐在工作位上,看着股市开盘后,绿田股份股价一字板又是紧张、激动了一天,强压着无数次想要落袋为安的想法,挨到收盘。
    周三、周四大盘仍在710点震荡,而绿田股份则连续涨停板,股价一路高歌,势不可挡,整过农业板块股票也开始整体启动,联袂上涨。
    周四收盘已经涨到7.67元,而明天也就是周五,将是陈凡实习的最后一天,即将离开星海证券安平路营业部的时间。
    周五上午,陈凡和同学们去办公室领取了实习评价回到工作位,站好最后一班岗。
    关注了下绿田股份股价仍旧是一字板,股价牢牢封在8.44元。
    再看看疲弱的大盘,陈凡没了关注的兴趣。看着旁边同学正热火朝天聊着什么,好奇之下凑了过去。
    原来绿田股份一周的强势表现带动农业板块股票集体上涨下,整个市场在赚钱效应之下人气有一点点回暖,终于结束阴跌。
    申证指数在周一跳水到710点企稳后连续几天都在710点波动,虽然很弱,但是终于还是稳住了。
    而同学们现在正在讨论的就是农业板块股票能走多高,特别是绿田股份在天地板后的连续拉升。
    “小胖,你杂知道绿田要到顶了?这才启动一周时间,五个板也不多啊,现在卖出去应该挣不了几个钱。
    再说了,行情都启动了,这可是整个板块,这些庄家调集这么多资金出这么大力就走两天,不是自个儿套自个儿,瞎折腾吗。”一个女生说着。
    “怎么可能,谁说庄家能一次性跑掉的,那都是在顶部卖点,后边再慢慢卖剩下的,要能在顶部卖光那得多大利好。”郑小胖反驳到。
    “至于其它跟风的谁去管它死活,咱只说绿田。”
    “大盘这么弱,绿田能走到现在很不错了,是吧凡凡。”旁边张扬看到陈凡转过来就说到,“我看你关注绿田很久了,你怎么看?”
    陈凡自己实际上也没有明确判断,但是连涨几天,自己一直用神眼关注绿田股份散发的金光,亮度似乎并没有减弱。
    所以自己判断的是还会继续上涨,而且毕竟拉动整个板块也说明绿田或者是整个农业板块的庄家是可能联合一起在进行集团运作,至少也是有默契的。
    是一股完全能左右市场的力量,而且通过观察庄家似乎在财经媒体上也有影响,所以陈凡到:“绿田这股吧,能涨多少不好说,但现在看庄家集团实力很强。如果现在做顶的话利润太低,毕竟大盘不好,这么操作风险太大。”陈凡环视众人接着说,“即然庄家集团费这么大力,吃进筹码必然很多,那出货就必须能吸引足够资金进场接盘,猜顶部我做不到,但要做顶部必然要新闻造势起来,吸引出资金才行。”
    旁边几个同学听得直点头。
    陈凡笑笑接着说:“现在媒体报道大多说这些股涨了多少,有多赚钱,这应该算是造势初期,吸引关注的行为,而一旦报道说这些上市公司业绩为什么好,行业多光明,未来几年躺着都能赚钱,让人浮想连篇的时候,我估计就是庄家出手的时候了。”
    “另外你们注意到没有,非洲那边旱灾又可能加重,上月好像还有报道说米国卖不出去的陈粮都被黑叔叔们买光了。咱国内可也是要进口粮食的,这时候稍微炒炒,粮食商人肯定也乐意别人炒作自己赚钱,粮食现货和期货都涨起来,股民还不乐颠颠冲进去接盘,边炒新闻边出货,老板们都赚了就股民又站在山岗上。”
    众人闻言陷入沉思,半天张扬才反应过来骂到,“真TmD黑”,众人哈哈大笑。
    “那就是说农业股还有搞头了,我前几天追高天天超市亏钱出来了,是不是可以在农业股上赌一把?”郑小胖说。
    “我觉得应该可以有,不过亏了别找我。”陈凡说完转身又看起大盘,其他人相互对望下,都开始操作起电脑,不时小声讨论。
    陈凡怕麻烦,自己抄了绿田股份的底沒告诉别人,而且陈凡牢牢记得某位投资界大佬有个股市箴言:别轻易给人买卖建议。
    不一会儿,陈凡就看见张扬和小胖等几个同学先后离开座位去了交易区。
    来到这里实习期间,陈凡是知道几个同学和自己一样是开立了股票账户的,但是他们几个在开户后都先后入手了股票,全部都是亏损,其中好朋友郑小胖亏得最多,已经亏掉三千多块了。
    实际上陈凡在周二就注意到农业股开始发光,那时候陈凡猜测有市场主力开始大规模建仓,至于为什么不和绿田股份一起买进,陈凡估计除了股价比较高不好动作这个因素外,可能也和股票流通市值有关。
    农业股大多公司比较小,流通市值也不大,绿田股份作为流通市值最大,股票价格适中,业绩也好,早些买入自然最好。可是对其它股票,流通量就那么多,大量买进可能就买飞起来,结果打草惊蛇。
    所以陈凡虽然不知道庄家们的目标,可是隐约觉得是个很大的计划,庄家的目标可能就是爆炒绿田股份,其它农业股很大概率是掩饰。
    既然绿田股份介入程度最深,股票价格涨幅相信会相当恐怖。
    陈凡其实想让同学们入手绿田股份的,可一是怕事后被人说被骗去抬轿,最重要的是现在有钱也买不到。
    吃过午饭,熬到下午收盘,陈凡等人又被黄师兄叫到办公室,先表达了谦意,又邀请大家下班后吃晚餐。
    晚上八点多,大家酒足饭饱,黄师兄又给众人每人一个红包,说这是公司常例,感谢大家的付出。
    散场后,陈凡和同学们挤了一辆出租车回学校。
    实习生活结束了,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才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