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疯狂原始人

设置

关灯

    脑子里出现了这段记忆,蔡根再看努努,很亲切,不再害怕,
    就像见到自己死去的亲人,即使知道不是活人,但是也生不起害怕的感觉。
    努努腹部溃烂的伤口不见了,身体也很健壮,不像死的时候那么瘦弱,现在的日子过得应该很好吧。
    蔡根很替努努高兴,也伸出手,摸了摸努努乱糟糟的头发,那头发很柔软,手感很好,真的没有头屑。
    不停的抚摸着,表达着自己最大的善意。
    蔡根与努努叙旧,这个画面稍微有点诡异,也很难让谢不安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二重身?养的的异兽?坐骑?出马仙?恶灵附体?远古人穿越?
    在下面工作了这么多年,谢不安是见过市面的,什么远古大能,天界神仙,都是知道一些的。
    眼前的情况,却让他产生了恐惧,那是对未知的恐惧,心里开始没有底。
    不过惯性思维害死人,毕竟踩了蔡根18年了,出于对蔡根普通人身份的认识,觉得不是什么大事,
    也许是什么山精野怪来打酱油的,灭了就是,不能耽误自己当好爸爸,什么事情也不能阻止自己当好爸爸。
    理解不了,那就不理解,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把一切意外都砸稀碎。
    谢不安大叫一声,
    “何方妖孽,胆敢为祸人间,我谢不安代表地府收了你。”
    喊了一句,感觉给自己壮了胆,又感觉,自己的公家身份起了作用,毕竟自己是正义的一方,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
    我可以为所欲为,我到哪都有道理可讲,即使没有道理,我就是道理,越想越自信,一手拉着儿子,一手向努努抓去。
    如果事情重来一次的话,谢不安一定不会伸出那只抓向努努的手。
    谢不安确切说在下面工作了321年,从一个初级办事员,靠着爱岗敬业的信念,一步一个脚印,扎根本职工作,多年被评委先进工作者,并在100多年前,成为了高级办事员。
    权利大了,人脉有了,就开始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了,就开始钻规矩的空子了,比如好爸爸养成计划,就严重违反了组织纪律,还好谢不安办事周全,几次三番不留痕迹,也算太太平平。
    但是,有一些规矩,他还是不敢逾越,比如作为地府公务人员,亲手杀死凡人,这里面的因果就大了,也是不好隐瞒的。
    面对蔡根不敢自己动手,是需要有背锅的,比如卖豆包的老头,比如那些烧死的地缚灵,比如吊死鬼萧萧。
    而面对努努,就是另一回事了,
    人间行事,不好动用法力,太招摇,也是犯规矩的。
    谢不安选择了物理攻击,一般的山精妖怪,还真受不住他的一抓,所以他抓向了努努,
    速度非常快,以至于把小七都带得飞了起来,也没有松开抓着儿子的手。
    努努正在和蔡根互相表达亲近,叙旧之类的,对于谢不安根本没有正眼去看,
    在谢不安的爪子,就快要抓到努努脑袋的时候。
    努努很随意,一下就抓住了谢不安的手,
    然后像是兰州拉面一样,在地上抽打,每一下都很用力,每一下谢不安与地面的接触都发出一声巨响,
    谢不安被抓住的一刹那,很诧异,自己说是实体吧,不太准确,说是魂体吧,也不太准确,这个是由自己决定的,虚虚实实全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发现努努要反抗,瞬间改变了自己的形态,从实体变成了魂体,妄图躲避攻击,
    不过还是被面前这个野人给抓住了,并且强行的改变了自己的形态,固定在实体上不能变化。
    随之在地上的抽打,几下谢不安就懵逼了,地上就是普通的复合地板,怎么这么坚固,按照这个力道抽打,就是钢板也砸出坑来了,为什么地板完全没有事情?
    还有那大片的血印,是自己身上流出来了吗?
    恩?为什么自己旁边还有一个血印?比自己身下的血印小一些,
    啊,小七,为父对不起你啊,
    即使谢不安被努努在地上抽打,牵着小七的手也没有松开,
    所以,小七陪着谢不安,一起在不断的试探地板的硬度。
    小七心里很苦,真的很苦,这个老子就是自己的灾星,这还没进行到用肉替的环节,自己就已经快散架了,自己真的很命苦。
    萧萧在谢不安与地面接触的第一下,就吓跑了。
    面对谢不安,只是害怕,面对努努,那就是对未知的恐惧了,自己完全理解不了。
    那抽打的力度,萧萧一下就得魂飞魄散,不跑还等着吃夜宵?
    至于谢不安以后会不会制裁她的临阵脱逃,虽然刚死不久,知道的事情少,不过看现在的情况,谢不安今天十有**是凉了。
    蔡根完全坐在了观众席,看着眼前的一幕,太不科学了,世界观,价值观,什么观都碎一地,
    这画面视觉冲击力太强了,就像绿巨人在往地上摔打洛基一样,还是一大一小两个洛基。
    那个谢不安应该是自己这几天诡异事情的主谋吧?听他刚才的话,是奔着害自己命来的,被努努打活该。
    不过那个小的有点可怜啊,年纪那么小,就跟着家大人出来干坏事,这回受到教训了吧,这血流的,太残忍了。
    那个捅我的白衣姑娘怎么跑了?不是应该帮忙救队友吗?坏人做事情果然都没有底线。
    身体在不停的被努努蹂躏,谢不安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什么法力啊,鬼气啊,技能啊,在努努这绝对的力量面前,真的就像是爷爷打孙子一样,完全没招,其实说是爷爷打孙子,有点抬举谢不安了,按照年份说,努努应该算祖宗。
    趁机偷看自己手里牵着的儿子,太惨了,心如刀绞啊。
    不能再这样了,不能再继续了,再继续下去,自己也魂飞魄散了,据前辈说,人死变鬼,鬼死变屁,在这里被一个野人变成屁,实在是不露脸啊。
    谢不安一咬牙,自断手臂,顺着努努抽打的惯性,牵着儿子,飞向了门口,撞开玻璃门,也跑了。
    努努还在不停的抽打着,人都跑了,还拿着一只胳膊,在地上抽了好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