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山外青山

设置

关灯

    一年后
    要说当今天下往前推百年,正值天下大乱,群雄割据,连年战火以致百姓们流离失所,生活苦不堪言。
    后来一支势力突然崛起,打败了当时几大的势力,稳定下了局面,后又慢慢的鲸吞蚕食掉剩下的残余势力,就这样天下归一,而当年这方突然崛起的势力便是当今的大明朝。
    百年的休养生息,天下便慢慢恢复成了当年和平时的繁盛之景,甚至犹有过之。
    大明分五郡——东西南北中,在大明南郡,由于土地肥沃,江河湖泊众多,城池之外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山村从事着渔业和种植业,这些小山村的存在让整个南郡的农业生产遥遥领先于其他四郡,这也让南郡成为了大明重要的“粮仓”。
    青枫村是位于南郡西部边缘的一个小山村,从整个大明来看,也是属于很靠近边境的。
    青枫村地势多为山地,丘陵地带,由于不适合种植农作物,青枫村大多的土地种的多是树木,以此用来供应给朝廷来制作武器辎重。
    不过青枫村每年可用来供给的树木实在太少,村子里又没有其他可以上供的东西,所以就比不上其他村子的富足。
    虽然青枫村生活没有其他村子的好,但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没有什么天灾,自己的地种出来的粮食也够一家人生活,时不时的再去附近的城里兜售一些从山里打到的野味,生活也还是可以的。
    时值正午,艳阳高照,闷热的空气中传来知了的鸣鸣之声,要是现在出去的话,估计太阳照在人的身上会是火辣辣的痛,所以大多数人都没有出去劳作,而是缩在家里的床上,袒胸露乳的摇着大蒲扇。
    “本初哥,我们就这么逃出来,先生到时候不会狠狠地惩罚我们吧!?”
    虽然是大热的天,但也不会挡住孩子们爱玩的心。
    在山顶的一棵大树下,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抬着头看着树上的一个小人,忐忑不安的问道。
    “怕什么!我们又不是跑出来玩的。”树叶丛中,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传了出来。
    伴随着树叶哗啦哗啦的响声,一副可爱的脸庞从树叶里面钻了出来。
    小孩子可能是因为爬树的缘故,脸上蹭了一道道的痕迹。
    “本初哥,我们这怎么不是出来玩的呢?到时候先生又要打你板子了。”看到树上的人露出了脸,树下的小孩抬着头疑惑的问道。
    “哼。”树上被称为本初哥的小男孩不屑的哼了一声,看起来是不在意他说的被打板子的事。
    “韩先生不是一直说山外的世界丰富多彩吗?我今天到要看看这是个什么景象。”说完,又把头缩了回去,继续向树顶爬去。
    “可是我们已经到了山顶了啊?为什么还要爬树呢?”树下,小男孩还是一脸疑惑的自言自语道,本初哥的行为总是让人看不懂。
    小男孩抬头望去,因为本初哥的动作,很多树叶不断的往下掉,小男孩只能不断的用手扫掉掉在身上的树叶。
    “本初哥,小心些啊。”小男孩担心的喊到,毕竟两个人才都七八岁,就爬这么一课将近十米高的树,这在小男孩眼里,可算是一件难比登天的事了。
    树上,方本初一步一步的很小心的向上爬,说他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在他心中认定的事是一定要做到的,当时先生讲这句诗的时候,说的那么好,他今天就非要看看是否真的如先生说的那般好。
    太阳慢慢像西边倾斜,阳光也不是那么毒了,树下,小男孩脚有些酸痛,坐在地上看着方本初“哥,你爬上去了吗?”
    方本初没有理会小男孩,继续顺着树干往上爬,又耗费了一些时间,终于爬到了大树的顶端。
    因为树顶的树枝都是很细的,突然多了个人,树顶也是不断的开始摇晃,方本初立即用手环住了树干,防止自己掉下去。
    方本初呼呼的大口喘气,脸上红扑扑的,看来是累坏了,这时树下又传来了小男孩的声音。
    “我到了,小木。”方本初大声的朝下面喊去,言语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听到方本初的声音,树下的小木也是笑了出来“哥,上面是什么样的啊?”
    听到小木的话,方本初也是定了定神不过,向远处望去。
    本以为能够看到不一样的景色,但令方本初失望的是,在自己视线所及的远方,看到的仍然是山。
    方本初脸上满是失望,感觉先生是在骗自己,山的外面还是山啊,哪里有什么好看的?但这时心里又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那座山的外面又会是什么样子。
    方本初就这样抱着树干发着呆。
    “呼!”山顶上一阵大风刮过,大书顶端也是一阵摇晃,正在专心想着事情的方本初被吓了一跳,因为爬树耗废了太多的体力,方本初抱着树干的力气也是小了,一不小心就从树上掉了下来。
    “啊呀!”方本初大叫一声。
    “啊!本初哥!”树下的小木听到了方本初的叫声,也是知道了方本初从树上掉了下来,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刷刷——”
    “哎呦,哎呦~”
    与树叶树干的摩擦声和方本初的叫声交织在了一起,此时方本初心想“应该不能死吧。”
    树下,看着马上就要掉在地上的方本初,小木吓得已经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双眼。
    就在方本初脑袋要和大地亲密接触时,一到白色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大树下面,而且一只手还拽住了方本初的脚脖子,这才使方本初没有摔在地上。
    “行了,又没摔倒地上,安静点。”白色身影看着自己手里仍在哇哇大叫的方本初说道。
    可能是从没见过方本初这个样子,白衣人笑了一下“怎么?你小子也会知道害怕了。”
    “哈~哈~哈~”方本初也是知道自己安全了,不在大喊,不过也是在大口的喘着气,毕竟对于一个才八岁的小孩来说,这样的场面也确实让人心惊。
    白衣人看着他这个样子,止不住的笑,随即就将方本初放在了地上。
    一旁的小木看到自己的本初哥安全落地了,立即小跑过去,看他脸上还带着两行泪,看来是真吓坏了。
    “本,本初哥,你没死吧?”小木带着哭腔问道。
    差不多缓过来的方本初听到小木的话,立即拍了小木小脑袋一下“我怎么可能有事儿?就这点高度算什么。”为了维护自己在这小子面前的形象,方本初死鸭子嘴硬。
    这时两人才注意到旁边的白衣人,方本初看到白衣人后,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怎么又回来了?!”语气里有着难得的害怕。
    白衣人笑而不语,到是小木很认真的打了个招呼“林爷爷好。”
    虽然面前的人只是中年模样,但是先生曾经告诉过他们要叫这个人爷爷,虽然心里有些奇怪,但他们还是照做了。
    林爷爷对小木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两手分别抓住了小木和方本初的衣服,将两人提了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应该是教书的时间吧。”
    听到林爷爷的话,两人的脸瞬间塌了下来,小木磕磕巴巴的说道“林爷爷,我,我们没,没,没逃学。”看他那个样子,任谁都不会相信的。
    方本初到时满脸的无所谓“姓林的,我们可没逃课,我们可是出来学习的。倒是你,怎么回来了?”
    林爷爷笑了笑“出来学习,那你们学习到了什么?”对于方本初的第二个问题,他选择性的无视掉了。
    “哼。”方本初不满的哼了一声“先生骗人,说什么山外的世界丰富多彩,不过还是几座青山罢了。”一旁的小木还拽了拽方本初的衣角,示意他说话不要那么太冲。
    林爷爷到是不在意方本初对自己说话的语气,但听到方本初说的话,脸上的笑容到时令人温暖了几分,然后他弯腰问道“先生没有骗你们,不过你真的想要去看看山外吗?”
    林爷爷的突然靠近,吓得方本初向后跳了一下,当听到林爷爷问自己想不想去看看山外时,方本初愣了一下,然后一副大人模样的摆摆手道“还是不了,我要是出去了,先生自己可不会照顾自己。”
    “哈哈。”林叔轻笑了一声,然后将两个小娃娃夹在腋下,慢慢的向山下走去“说的再好,今天也要去找先生受罚。”
    下山路上,小木的不想受罚的低语不断响在两人耳边。
    在三人下山回到村口时,太阳已经完全隐去踪迹,几点星星点缀在夜空之上,一轮弯月高挂在天空上。
    原本在林爷爷腋下的两人,此时一个在背上,一个被抱在怀里,都已熟睡过去,疯玩了一天,估计也是都累坏了。
    走到村口处,林爷爷就看见一位拄着拐,须发皆白的老翁站在村口,神情焦急的在村口徘徊不定。
    看见来人,老翁立即走上前去,看到林爷爷身上的两人,神色不由得放松了下来,然后才将目光投向林爷爷,看了看他的脸色,然后开口道“怎么样了?”
    林叔摇了摇头“我该回去了。”
    老翁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你如何了?”林叔问道。
    “你都该走了,我一个普通人又能逗留到何时呢?”老翁慢慢说道,看了看被林爷爷抱在怀里的方本初,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只有这孩子我实在放心不下啊。”
    “这次回来,我打算把他带出去。”林爷爷开口道。
    老翁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像是放松了下来,然后又道“我还以为你是来送我这个老朋友了呢。”语气里有着一分责怪。
    林爷爷轻笑了一声,老翁也是一笑,两人肩并着肩往村子里走去。
    夜色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