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新的规矩

设置

关灯

    青州外城。
    刘彩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早早出了门。
    一出门她就碰见了隔壁的秦越。
    “你能上矿了?”她关心的问道。
    秦越点点头,修养过后他已经好多了,更别说昨日他就已经练气,自然是可以出门的。
    刘彩也算是看着秦越长大的,还能和他说上两句话,说着说着她就提到了城主。
    “我听说城主派人给送了东西?”
    外城没有什么秘密,大家都住得很近,发生了什么周围的人都知道,更别说是修士过来这样的大事了。
    秦越点头,眼神不由一软。
    他没想到,城主竟然让人把裘皮给他送来了。
    “城主说,送人的东西就没有收回的道理,这裘皮应该是绒兽的毛做的,价值千金,你且好好收好了,莫要浪费城主的心意。”
    秦越并没有听说过什么是绒兽,还是在传承里找了半天,才知道这种灵兽意味着什么。
    果然是价值千金。
    他不舍穿,更不舍得盖,把那裘皮小心翼翼的放在柜子里,旁边就是那装着糖的白瓷瓶,每日必定都要看上一看才能睡着。
    这会儿听刘彩提起,他虽然心里隐隐的高兴,但是却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
    刘彩也知道他的性子,不再多问,两人沉默的走到了青矿。
    过去矿外这个时候总是安安静静的,因为所有人都在等着吃早饭,但是今天却多了不少嘈杂声。
    刘彩一看也惊讶了:“怎么这么多人在这里?”
    过去这里可是一区的地盘,今天二三四区的人怎么也来了?
    有人见状回答道:“不知道,听说一会儿管事有事情要宣布,先排好队吧。”
    刘彩满脸疑惑的排进了队伍里。
    秦越也在打量着周围。
    他过去是个凡人,自然是感觉不到任何灵力波动的,昨日初入练气,今天仔细一感受,也能大概体会到周围澎湃又杂乱的灵气。
    如果是普通修士,在这样的环境下自然是无法修炼的,甚至还会损坏根基,但是他不同。
    他修炼的功法,正是需要这样横冲直撞的灵气。
    可以说,这畸变的天道,就是他修炼的最大依仗。
    就在秦越收回目光时,四个管事的都到了。
    秦越见状皱起了眉头,他在矿脉待了好几年了,却只见过李管事一面,今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竟然四个管事的都来了。
    李管事也不想来,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城主有令,他哪里敢不尊
    所以他黑着一张脸冷冷道:“今天把你们召集在一起,是有事要宣布,按照城主的意思,从今日起,要重整青矿。”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重整青矿?这是什么意思?
    “首先,是人员的变动,从今天开始,青矿不再设管事,而是增设了四个部门,由我和另外三位管事担任四个部门的负责人。”更新最快
    他说的不算快,因为怕下面的人听不懂,但即便如此,所有人还是茫然的看着他。
    李管事也不在意,反正有两天的时间,再怎么笨也该弄清楚以后青矿要怎么运转了。
    他先是介绍了生产部的职责,接下来另外三位管事的也介绍了安全部、财务部和综合办是干什么的。
    紧接着,就是四位管事最讨厌的环节了——所有干部都得亮个相。
    这也是苏秋延要求的,从部门负责人到生产组长,再到每个部门的经办人,每个人都得把自己的职责说清楚,顺便还得表表态,让所有人听见,他们以后要怎么干工作。
    为了避免他们不知道怎么亮相,苏秋延还友情送上了一个模板。
    李管事昨晚就是照着模板写的稿子,想起稿子里的内容,他这个老油条也久违的感觉到了脸皮不够用。
    他清了清嗓子,红着耳朵道:“我叫李惟生,今年55岁,是筑基一阶修士,目前担任生产部的部长,主要职责是负责组织大家开采灵石,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一定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青矿的增收增产做奉献!”
    这话一出,不管是凡人还是修士都惊呆了。
    他们只看过李管事冷言冷语的样子,实在没有料到,还能听到李管事说自己要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简直像在听天书。
    不过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另外三位管事也开始讲话了。
    说的内容大同小异,但是表达的意思都是他们会努力工作。
    这四个平常最懒怠的管事莫非是吃错药了?
    紧接着,他们又看到修士的队伍里走出了一个人,也开始红着脸演讲了。
    凡人们像是第一次认识青州城的修士。
    在他们眼里,这些修士的形象都不太好,大部分对他们都很凶,只会使鞭子,但是对着天元宗的人却是低头弯腰、摇尾乞怜。
    但是今天,这些修士们挺直了腰杆在上面讲话,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们不认识的人。
    等这些修士们挨个挨个说完之后,李管事又把目光投向了凡人们的队伍。
    凡人们立刻低下了头,下意识的以为李管事要找他们的麻烦了。
    没想到李管事却道:“按照城主的要求,每个生产小组都得选一位副组长,副组长必须是有挖矿经验的凡人,所以有二十年资历的人都可以站出来。”
    这个消息一出,凡人们都懵了。
    副组长?他们能担任副组长?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敢往前站。
    李管事皱起了眉头:“难不成你们还打算违抗城主的命令?”
    话说到这里,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站了出来,包括刘彩。
    李管事数了数,站出来的凡人们一共有三十五人,还不够担任副组长的。
    目前矿区的凡人一共有四百二十多人,加上被分到生产部的四十二名修士,一共被分成了四十二个生产小组,每个生产小组都需要一个副组长,这么一算,还差几个人。
    不过这也不要紧,先把这些人安排上,另外几个组缺个副组长也不碍事。
    “那副组长就先由你们担任了,一会儿你们也向大家做个自我介绍,介绍完之后,就按照一会儿公布的分组名单,带着各自的矿工去找新的矿洞。”
    “城主说了,这两天不用下矿,所有人只有两个任务,熟悉新的规矩,寻找新的矿洞。”
    李管事继续道:“我也不怕告诉你们,现在城里的粮食最多够吃一个月,一个月后,如果没有足够的灵石,那大家都得饿死。”
    “现在城主英明,帮我们找到了新的矿洞,还告诉了我们找新矿洞的办法,你们也得多用点心,谁敢偷懒,就别想吃饭了,明白吗?!”
    得益于之前天元宗的高压统治,尽管青矿的人事变动颇大,但是新的规矩还是顺顺利利的执行了下去。
    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总算是把整个矿区的人都分好了组。
    秦越是第三十五组,副组长刚好是刘彩,组长则是一个不认识的炼气期修士。
    “城主说了,我们要先找黄英石,再找帽石,大家先把这两种石头认清楚,谁能找到新的矿脉,谁就能多吃一碗饭,好了,我们今天的任务是往东边走,都不许偷懒!”
    整个矿区都迅速的动了起来。
    毕竟能不能找到新矿洞,是关乎他们生计的事情,可惜的是,一天过去了,还是没能找到新的矿洞。
    李管事也愁,他们之前就去唯一的那个新矿洞里面看过了,里面能开采出来的灵石数量,最多只能换一个月的粮食。
    这要是找不到新矿洞,真的就要饿死了。
    但是青矿被开采了上百年,确实已经枯竭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这个运气,能找到还没有被发掘的矿洞。
    管事们愁,修士们也愁。
    如果没有新城主,他们本来是打算把凡人的粮食份额挪点到自己手上,至少能多活几天不是?
    但是现在新城主来了,还下了令要让凡人们吃够一日三餐,这就不好办了。
    虽然现在发放的粮食量都是按照每个人每天最低的需要来发的,但是在他们看来,凡人们也浪费了不少粮食。
    他们也不是没想过离开青州,但是离开了青州又能去哪里呢?
    整个仙陆一到夜晚就会布满瘴气,如果没有阵法的保护,他们只会死在外面,这么一想,还不如待在城里等死。
    毕竟对于从来没有出过城的修士们来说,出城几乎就等于送死。
    至于凡人们,他们虽然也愁,但是心里却不像过去那么难受。
    他们也知道粮食不够吃了,或许再过一个月就会饿死了,但是至少现在,没有人打他们了,没有人让他们饿肚子了,甚至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当上了副组长。
    这种变化让他们心里隐隐约约升起了一个念头。
    如果能找到新的矿洞,那他们是不是能一直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刘彩就是其中的一员。
    一想到今天的事情,她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竟然当上副组长了,她也是个李管事口中的“干部”了!
    她多想告诉她男人,她今晚甚至多吃了几口米饭。
    如果她男人没死该有多好啊。
    他眼睛尖,力气大,又有经验,肯定也能当一个副组长。
    可惜就一天,就一天而已。首发
    她男人再多等一天该有多好啊。
    再多等一天,就能看到这些变化了。
    刘彩擦了擦眼泪,拽着被子盖住了脑袋,她要把她男人的那份一起活下去。
    就像是他们当年约定好的那样。
    不管谁先走,另一个都得好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