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和官军的第一次 一

设置

关灯

    林冲的到来可以说是让花荣从训练士兵的任务中解脱出来,得以抽出空来做别的事情。原先山上的众头领除了花荣都是草根出身,哪里懂得练兵,现在好了,来了林冲这么一个专业教头,就好很多了,顺便也可以带一带其他头领。
    第二天在聚义厅介绍林冲给众人认识,很顺利,大家都对八十万禁军教头仰慕不已。只是在落坐的时候产生了一点点小的分歧,花荣自是坐在前面,正对着诸人,往下本来是随便坐的,这次来了林冲,众人都不愿坐他前面,请他去坐,林冲也是个低调的,再说自己刚来,不能抢着做这第二把交椅,是以也是坚持不就坐。
    “林某只是个粗通枪棒的匹夫而已,走投无路下,愧得寨主收录,有个安身之所,实不敢求什么名位,几位兄弟还是安往常的坐好,林某自寻个角落就可以了。”
    “林教头这话就不对了,想兄长名满东京,天下闻名,不过是被那高球贼子陷害,才流落江湖,我等此时要是坐于你前,这不是让江湖人笑话我们没有自知之明,妄自尊大么。”
    “就是,朱贵兄弟说的对,林教头速速坐了第二把交椅,莫叫他人耻笑我们是坐井观天之辈。”
    “林教头要是只是粗通枪棒,那老杜我就是只会拿棍子乱揮了,教头莫要推辞。”
    花荣坐在椅子上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其实本来他是不准备搞排座位那一套的,麻烦的很。可是这一个月慢慢的想明白了点,虽然麻烦,但是这确实不得不做的事,事实上这排座次就相当于朝廷那边的各品级官员,排在前面的品级就高,排在后面的品级自然就低了。在山寨肯定是排在前面的话语权就多一些,另外花荣如果不在山寨,第二把交椅就是山寨的主事人。
    “林某这才刚刚上山,寸功未立,怎能坐第二把交椅,我看还是王伦兄弟合适,读书人,有学问,不像我等武夫,正可以辅助寨主。”
    “呵呵,虽说小可读了些书,可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管管钱粮还可,到时候要拿主意就不行了。”王伦见林冲扯到了自己身上,连忙起身说道。
    见为了一个座位弄的乱糟糟的聚义厅,向来快言快语的阮小七起身大声劝道:“林冲哥哥,要我说大家伙能在这梁山聚到一起就是缘分,只顾为一个座位为难什么,要我说以林冲哥哥的名望,就是坐了这第二把交椅又有何不可?”
    看到自家弟弟也参与其中,阮小二自是不能在置身事外,也是起身劝了起来。
    林冲这几个月里,受到的尽是冷眼与嘲讽,经历了好友的背叛,感觉人生里充满了虚情和假意,哪曾想在这山贼窝里感觉到了浓浓的兄弟情义,只让他不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只是觉得这大冷天的一点冷意也没有,整个胸膛都暖烘烘的。
    想他本来就是个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谦谦君子,刚来投山,身为寨主的花荣不但亲自在酒店迎着,二话不说就收录了下来。林冲实在不想给他惹麻烦。可是事已至此,你说这个位置接受吧,怕让山寨老人们对花荣心起芥蒂,给他添麻烦。不接受吧,众人又一直在劝,这样下去也会弄僵了气氛,反而坏了义气。
    就在林冲骑虎难下时,坐在头把交椅上的花荣诚恳的说道:“兄长,本来兄弟们自己玩闹时,这座位随便坐自是可以,可现下山寨前程远大,就需得立下规矩了。兄长坐吧。”
    花荣说完后,众人变一起上前劝道:“便请哥哥就坐。”
    林冲无奈之下只好坐了,往下座位诸人又推却了一番都坐下,依次是王伦,杜千,宋万,朱贵,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
    排好座次,自是要热闹一番,随吩咐伙房摆宴聚义厅,也算是为林冲接风洗尘了。
    不多时,伙房众人抬来桌子,林冲看到多是妇人端来送往,疑惑的问道:“怎地都是妇人?”
    “兄长不知,这些都是山寨兄弟的家眷,闲在家中也是无事,就询问我是否可以出来帮忙,小弟寻思着做些轻松的力所能及活计也好,还可以赚一份例钱。”花荣面带微笑的说道。
    一桌酒菜,满满当当,众人吃的好不快活。看着短短月余聚集的九位兄弟,自保有余,可要等待机会来了,好趁势而起还是远远不够啊。
    正吃的快活,忽一喽啰前来寻朱贵,耳语一阵,朱贵听后抱拳说道:“哥哥先前吩咐小人们多加注意济州府内的动静,先前一直风平浪静,不想今日济州府内突然调动一千军马,由那团练使黄安带领往石碣村而去。”
    黄安啊,花荣记得本来是晁盖等人上山后,在那何涛追捕失败后出场的,不过也是一仗就被阮氏三兄弟杀败了,没什么印象了。
    听到是去了自己的村子,阮小七酒也不喝了,当即抱拳急,道:“哥哥,我看那官军去村里,多半是去抽调船只,好来窥视我梁山泊。小弟请命回去,联络同乡给他来一下狠的。”
    “小七别急,当下还是先去探明敌方虚实为好,这样,小七立刻回营,带几个兄弟去探探他们有多少兵马,到石碣村的目的是什么。”花荣又转头对着阮小二道:“麻烦二哥回去召集水军,整军备战,如果真是冲着咱们来的,也好防备官军夜晚登岛。”
    石碣村,靠湖岸边。
    黄安抱着膀子面色难看的看着一艘艘小船汇聚过来,嘀咕着:“这该死的天气,怎地这般冷?”
    旁边的骑兵营指挥使也是打了个哆嗦,讨好的道:“团练还是到屋里暖和下吧,等凑够百十条船再出来相看不迟。”心里确是想到,上官在外面挨冻,自己就得陪着,还是想办法让他去屋里的好,自己也能去暖和一会。
    许是实在是冷,黄安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快步走向屋子,那指挥使自是跟随。
    “团练,你说这刘府尹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就要剿匪了?”指挥使很是不解的问道。要知道那刘府尹自上任期,就没管过匪事,信奉不管你闹得多厉害,只有别打我县城那就是天下太平。
    黄安听了冷笑一声:“你道那官儿转性了?还不是那青州知府慕容彦达给他写了一封信,说什么那花荣杀了他地界一个知寨后逃到了这梁山泊落草了,他不好过界出兵,所以让咱们府尹大人帮忙。”
    “就一封信,没有什么好处,咱们刘府尹就出兵了?那慕容彦达也管不到他啊。”
    “你知道甚么,慕容彦达是管不到,可谁让人家有个好妹子呢,那慕容贵妃可是很得官家的喜欢呐。”
    “他有事求到你了,你给他办成了有没有好处不知道,可要是你不给他办,不怕人家妹子在官家耳边吹风啊?”
    “唉,到头来最后出来挨冻的还不是咱们这些当兵的。人家大老爷坐在府衙动动嘴皮子就行了,剿匪成功了,也不会少了他的功劳。”
    “团练,对付这么一伙草寇,用的着出动这么多兵马么?更别说还有团结你辛苦积攒起来的五百骑兵。”
    黄安这时即使在屋子里也是左右看了看,凑过去低声说道:“你是不知道,这伙草寇可不简单,上山不过一两个月,就打破了好几个士绅大户的院子,宣称什么替天行道,厉害的很,现在周围几个州的大部分富户每日都过得小心翼翼的,唯恐哪天就让梁山泊盯上了。咱们既然要来攻打打这伙强贼,多带些人马总是对的,到是万一进攻不力,也好有人掩护撤退。”
    那人佩服的道:“还是团练想的周到,只是攻山用不到马匹吧。”
    “笨,你看谁攻城用骑兵了?把马匹栓在这村里,再留下五十个兄弟看着就行了。等到夜间咱们千人登岛,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两人在屋内喝着小酒,聊的热火朝天,只是没见到房屋一角有一个小洞,那里外面正有一个人躲在那里侧着耳朵偷听。要说也是黄安也是倒霉,随便选了个没人的屋子,就选到了阮小七以前住的地方。
    这边阮小七见再没有有用的情报,猫着身,悄悄的退回岸边,一个猛子钻入水中,速度飞快的朝着藏船的地方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