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幕后操控者

设置

关灯

    人儡双眼紧闭,小脸苍白,低头站在刘国良身后,长时间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样。
    客厅内的气氛,忽然凝固了。
    张帅的声音戛然而止,瞪大眼直勾勾看着人儡。
    “啊……”
    看到刘国良身后忽然出现的红衣小姑娘(人儡),秦雪吓的低低惊呼了一声,忽然反应了过来,用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
    人儡抬起头,缓缓扭动脖子朝秦雪的方向看来。
    我一把将秦雪拉进了怀里,用自己的气息遮挡了秦雪的气息,以免人儡发现秦雪。
    人儡冲秦雪的方向闻了闻,确定没有闻到什么之后,又低下了头,细细嗅着刘国良的脖子,像是在辨认他一样。
    刘国良依旧端坐在沙发上,丝毫都没有发现身后多了个人儡!
    而在听到秦雪惊呼后,他扭头看向秦雪,一脸关切道:“小雪,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刘叔叔,当年我家设风水局的玉雕,是你卖给我爸的吧?”看到人儡一直在低头嗅刘国良身上的味道,秦雪霎时明白了一切,小脸煞白,眼圈儿通红,颤抖着声音质问刘国良。
    刘国良眼神有些躲闪,“是,我刚刚想起来了……”
    秦雪劈头打断了他的话,“我爸跟你关系那么好,跟亲兄弟一样。我也一直把你和阿姨当成家人看待……你,你为什么要害我妈?为什么害了我妈还不肯放过我?”
    说到激动处,秦雪声泪俱下。
    “小雪!”
    刘国良脸上闪过一丝震惊,蹭的一下站起了身,紧张看了一眼窗外,低声对秦雪说道:“小雪,你错了,叔叔并没有害你和你妈……”
    在他蹭的站起身的那一刻,我忽然看到了他的鞋子!
    他脚上穿着一双鞋子,脚踝处居然还挂着另外一双鞋子!
    更诡异的是,他挂在脚踝处的是一双男鞋,而穿在脚上的,却是一双女士拖鞋!
    刚刚从他家出来的时候,我只顾着注意他的影子,居然忽略了他的双脚!
    而且,刘国良有意穿了一条非常宽松的裤子,挂在脚踝处的鞋子刚好被裤子遮盖住,要不是他刚刚猛然站起身,我压根就不会发现他脚踝上还挂着另外一双鞋子!
    那一刻,我如醍醐灌顶一般,蓦然惊醒!
    刘国良是故意的!
    他让寄身灵隐身,然后将寄身灵带出了自己家,带到了秦雪家别墅。就在张帅和秦雪开门迎接我的那一瞬间,寄身灵很快脱离了刘国良,迅速附身到了张帅身上!
    整个过程,无缝衔接!
    若不是我看到刘国良脚踝处的鞋子,我恐怕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寄身灵是怎么附身到张帅身上的。
    毕竟,跟刘国良这个中年男人相比,张帅更年轻,更健康,身上蕴藏的力量也更大,寄身在他身上得到的能量,要远远超过寄身在刘国良身上得到的能量。
    “还是被你发现了!”
    就在我盯着刘国良脚踝上的鞋子看时,对面忽然响起了一道幽冷的声音。
    我蓦然抬头一看,就见刘国良正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看着我,“你为什么这么讨人嫌呢?”
    “刘国良,都到现在了,你还想狡辩吗?”看到刘国良阴森森看着我的表情,秦雪脸上挂着泪痕,失望道:“我们秦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什么要害我和我妈?我妈都被你害死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刘国良这才转头看向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小雪,刘叔叔真的没有害你跟你妈……”
    张帅没好气打断了刘国良的话,“都他妈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狡辩?扭头看看你身后是什么?”
    说这番话时,张帅的身子也微微颤抖着。
    今天一天,他接连见到了易根金被抽魂炼魄酷刑折磨时的惨状,以及人儡现身,直接把他之前所坚持的世界观都给掀塌了。只是秦雪现在需要人保护,他强撑着跟刘国良对峙而已。
    刘国良缓缓转过了身子。
    下一刻,他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人儡。
    “咯咯咯……”
    似乎感受到刘国良看到自己一样,人儡小嘴一张,发出了稚嫩却阴测测的笑声。
    唉。
    看到人儡后,刘国良非但没有震惊紧张,反而微微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看向我,再次幽幽反问我,“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做呢?”
    他看我的眼神有震惊,有无奈,但更多的是厌弃。
    这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害死了自己好朋友的妻子,又打算害好朋友的女儿,在当场被揭发的时候不应该是震惊和惭愧吗?
    “咯咯咯……”
    就在我疑惑时,原本不停嗅着刘国良的人儡忽然咯咯咯阴笑了几声,竟然撇开了刘国良,缓缓朝秦雪的方向走来。
    奇怪!
    难道刘国良真的不是幕后操控者?
    坏了!
    如果刘国良不是幕后操控者,人儡又被秦雪以血引出,那它会吞噬秦雪!
    那一刻,我陡然紧张了起来。
    “大师!”看到人儡走近,秦雪吓了一跳,下意识往我身边凑了凑,紧张盯着人儡的一举一动,身子更是抖的不像样。
    张帅也被吓着了,但他却飞快抢到秦雪跟前将她挡在了身后,“小雪,没事,有,有我在……”
    虽然说要保护秦雪,但他声音抖的厉害,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哼!身上那么重的业障阴气,这件事真的跟你无关吗?”我强忍着内心的紧张,冷哼一声,将张帅和秦雪护在身后,右手捏了三清真火,暗暗将内力全部凝在右手上,手一扬,那团三清真火朝刘国良面门直扑而去。
    通!
    刘国良身子一闪,那团三清真火一下子打偏,打在了他身上。
    刘国良身子像是被一股巨大力量猛然推动一样,忽然一个倒栽,噗通一下跌到了地上。
    嗤。
    那团三清真火在他身上烧了一个黑洞,发出嗤嗤的响声。
    我微微松了一口气:只有沾染了太多阴气,身子偏阴祟,才会被三清真火灼伤。
    就算刘国良不是幕后主使,他也绝对逃不开干系!
    “卧槽,大师原来名不虚传!”张帅在一旁看的满脸激动,紧紧盯着我和刘国良,不停的替我呐喊助威,“大师,加油!狠狠揍他,直到他承认为止!玉雕是他卖给易根金的,还敢说跟他无关?”
    嗷。
    刘国良怪叫一声,直接朝我扑了过来!
    我如法炮制,又捏了一簇三清真火,再次朝刘国良的面门上甩了过去。
    嗤。
    又是一阵嗤嗤响声响起。
    刘国良微微后退几步躲开了三清真火,阴冷看向我。
    此刻,他的眼神冰冷阴森,盯着我的目光寒森森的,就像是一只野兽盯着一顿美味一样。
    “你为什么非要多管闲事呢?”刘国良阴森森开口,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温文尔雅,礼貌可亲,“降服了人儡,又将它封在了玉雕之内,直接收手不好吗,为什么非得揪出幕后人呢?你说,你是不是很讨人嫌?”
    我冷冷一笑。
    此刻,我几乎可以笃定:就算害秦雪母女的人不是他,也跟他有关了!
    否则,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说完之后,刘国良冷哼了一声,身子一闪,再次朝我扑了过来!
    这一次,他的攻势异常凶猛。
    我一边用三清真火跟他周旋着,一边大声冲秦雪喊道:“秦雪,拿起刚才那把沾了你的血的匕首,等人儡走到你跟前时,狠狠刺向人儡!”
    “让我,我刺人儡?”
    秦雪死死盯着不断朝她走近的人儡,吓的浑身直哆嗦。光看着人儡阴森森的目光就够让她魂不附体了,她哪儿有勇气去刺它?
    “小雪,你要是害怕的话,我替你刺!”张帅声音颤抖,却依旧忘不了逞英雄。
    “不行!小雪是受害者,必须她刺!”
    我厉声喝道。
    我声色俱厉,秦雪吓的浑身一哆嗦,终于捡起那把沾着她血的匕首,颤抖着点了点头,“好……”
    张帅紧紧护在她身边,生怕人儡忽然发难。
    “咯咯咯……”
    人儡小嘴里发出阴笑,距离秦雪和张帅越来越近。
    秦雪紧紧盯着人儡,全身哆嗦的厉害。
    一步。
    两步。
    ……
    人儡终于走到了秦雪跟前。
    我一脚踹向刘国良,大声冲秦雪喊道:“刺它!”
    在我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全身紧绷的秦雪几乎是下意识的举起匕首,狠狠朝接近她的人儡刺去。
    匕首不偏不倚,狠狠刺入了人儡心脏处。
    “啊……”
    人儡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惨叫声,身子一晃,利爪瞬间暴涨,再次朝秦雪扑了过去。
    砰!
    就在人儡朝秦雪扑去的时候,我早就捏在手中的困符快速敕出,几道金光闪过,瞬间凝聚在一起,铺天盖地而下,将人儡死死困在了中间。
    “你,你……”
    这一幕,刘国良看的目瞪口呆,满脸震惊。
    我看了看门口,冷冷笑了笑,扬声道:“怎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打算出来吗?”
    张帅看看我,又看看门口,疑惑问,“大师,你在跟谁说话?”
    咚、咚、咚……
    他话音刚落,一个面色苍白的女人跌跌撞撞走进了客厅……
    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