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 1 章

设置

关灯

    深幽密林,阳光偶尔会穿透树层顶上的缝隙,在空间留下印记。
    一队少男少女,脚步匆匆仓惶退遁,将安静的地面激起灰朦。
    越齐云掂了掂手中长刀,咬牙下了决心。他一把抓过身旁少年衣领:“洛渊,你带他们先撤,我留下挡一会。”
    洛渊被扯得一个踉跄,火还没发出来,闻言细看了越齐云一眼:“你哪里活的不痛快,上赶着去送死。”
    “我想办法带那只凶兽遛一遛,一个人反到方便。”越齐云没等洛渊说出下一句,揪住他领子直接往外推,“行了,别在这时候磨磨蹭蹭,再不走等会儿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洛渊被推得后退几步,稳住身形后又盯着越齐云看了一眼:“你坚持住,我跑出秘境,立马带师父他们来。”
    “行了行了,快走,你护好他们。”越齐云催促道。
    “你……”洛渊似乎还想说什么,终究没张口,转过头,对其他人说道,“走!”
    越齐云背过身,把刀横在身前,看着越来越清晰的凶兽身影,心里自嘲:也不知道若是挂了,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是的。越齐云是一个穿越者。他跟上了时下流行的穿越大潮,穿了一本陈词滥调的俗套修真小说,成为了书中一个反派炮灰小BOSS。
    原主灵心慧性天资卓越,是修仙大派掌门亲传,备受门人喜爱,遇到主角之后理所当然成了龙傲天主角修行路上步步高升的经验怪踏脚石,是个刚好活了三章有名有姓的传统小龙套。
    比起千篇一律的修真穿越,越齐云更倒霉的是他手上还没自己的剧本,全凭他自由发挥。
    原作小说是时下一直流行的大男主剧,故事围绕龙傲天主角展开,越齐云大概知道男主这时候在哪里混的风生水起,可是遇到主角之前的配角的故事,就只配在边角旮旯里一笔带过,压根没他姓名。
    这一日,他和同门师兄弟去门派内小秘境历练,遇到突发变故,一向安全的秘境内不知何故,竟然出现了境界高深妖力强悍的凶兽。
    说好的遇到龙傲天主角前一路顺风顺水呢?
    越齐云可能是最惨龙套之一,或许都还活不到第一章。
    然而事已至此,眼见那群外在年龄虽和他相近,内心年岁却比他小了两圈,能算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们遇险,越齐云还是想要竭尽所能护其周全,让他们安全逃离此地。
    ***
    凶兽疾风迅影逼近眼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血腥之气。
    越齐云稳了心神,摆好架势提刀猛刺,血红刀刃刚好挡住了凶兽伸出的利爪。接着他稳步转身移动到凶兽后方,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刀尖顺势在凶兽身上破出一条殷红血痕。
    凶兽登时大怒,迅速调转身头,尖牙利爪扑向让他受伤的猎物。
    越齐云没时间看清洛渊他们的背影,踩着凶兽头顶助力往后一跳,绕着林子拔腿就跑。
    眼见伤它之人转身便要遁走,凶兽发出一声震天怒吼,朝着越齐云猛追过去。
    一切都按着越齐云的计划进行,只要能多溜它一会,那几个同门该有足够的时间安全逃脱。
    然而修为毕竟差了一个境界,越齐云溜着凶兽绕着林子跑了几个时辰,体力逐渐不支。
    天色渐暗,引了这么远就算凶兽再调头回去,洛渊他们逃脱的时间也应该足够。越齐云停下脚步,再次横刀胸前。
    再跑下去精力消耗完也是死,不如放手一搏。
    全神贯注的缠斗会使人迷茫了时间,自己的归乡路大概很近了,越齐云心想。死亡的时候闭上眼睛疼痛是不是能轻点?
    还是算了,伤口的疼痛尚在忍受范围之内,随着血液流失而逐渐降低的温度,反而更让人头脑清醒。
    越齐云还笑自己心大,这关头还能天马行空胡思乱想。
    ——最后一刀,尽人事,听天命。
    突然一声雷啸穿过云层,越齐云刀没挥出,凶兽被炸了个粉碎,在他眼前烟消云散。千钧一发之际,他撑到了师父清雷真人的救援。
    气宇轩昂威势慑人的清雷真人一个晃眼便闪身出现在爱徒面前,伸手扶住他:“齐云,你做的很好。”关切爱护之意溢于言表。
    意识一松,疲惫便一涌而上,越齐云一阵头晕目眩。按通常流程走,该是放心晕倒然后转幕便是天亮。
    于是他堪堪咬住牙关,把嘴唇咬出血色,硬是逼自己撑过了这波晕眩。十数息之后越齐云缓过了气,逐渐看清楚了跟着清雷真人一起来的首座们,起身行了一礼:“多谢各位师叔前来相救。”
    来的人还真不少,除了闭关的不在山的确实来不了,玉泉山各峰首座都在。平常的门派大会也难见这么多首座齐聚一堂,也不知道是他越齐云的排面还是洛渊搬救兵的排面。
    众首座们只道不用多礼,并对他关切慰问了一番。
    “师兄师姐他们呢?”越齐云问,“都没事吧?”
    “回山修养了,都是小伤,无碍。”洛渊回了越齐云的话,他倒是跟着师父他们回来了。
    众首座安慰的安慰,夸奖的夸奖,寒暄了几句,越齐云便跟着师父回了山。
    剩下的几个首座便留在此处负责善后事宜,以及查探清楚所有人的惊惧:
    ——为何从来安全无虞的门派小秘境内,会突然出现境界如此之高的凶兽?
    这可是前所未有过的大事,险些酿成大祸。
    ***
    伤当然是要养的。即便掌门清雷真人毫不吝惜生死肉骨的高阶丹药,越齐云还是卧床修养了一天。因为他师姐专程来照顾他了。
    掌门首徒苏合,玉泉派端丽冠绝温柔娴淑的大师姐,此刻坐在床边笑语晏晏:“你这事做的,是哪里活的不痛快,上赶着去送死呢。”
    越齐云“……”这话好像在哪里听过。
    苏合直接给了越齐云一个爆栗,越发笑得深沉甜美:“洛渊也在,你逞个什么能?怎么不是他去引开凶兽,你先回来搬救兵?你脑子抽的?”
    “当然是因为你师弟厉害。要让洛渊去挡,等到师父他们来,那凶兽都跑完一圈消食了。”越齐云打趣道。
    苏合没搭话,继续笑。
    “师姐,”越齐云带着讨好,“公主,太后,殿下!您老人家发发慈悲,饶了小人这一回。”
    好话哄了一圈,苏合终于不冷笑了。
    她低下眉眼叹了口气,“阿云,我知道你这人。他们都是我玉泉弟子,谁伤了大家心里都不好受。但现在我们关着门说几句,你是我从小带大的亲师弟……人都有亲疏远近……要是你……”
    苏合再次叹了口气,还是没忍心把话说完。
    即使越齐云带着记忆穿越,肉眼凡胎也是从小在玉泉长大,即便加上前世年岁,也比苏合小了上百年。苏合从小待他好,视如亲弟,他也承这份情。
    “师姐放心,我有分寸。必要之时自然知道取舍。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嘛。”越齐云往常一贯的嬉皮笑脸。
    “你有个屁分寸。”苏合瞪他,“算了不说了。我不打扰你休息。要是再有下次,你要是真活得不耐烦,告诉我,我亲自来扒你的皮。”
    ***
    没有人不想拿个天选之子的人生剧本。也没有人想活得贫困潦倒重病缠身过段悲惨人生。
    越齐云这个角色虽然结局已定,盖棺定论的升天路奠基石,戏份少死的早,越齐云这个人却还是沾了原作人设的光,天赋绝伦才识过人,主角出现前的二十年,是玉泉派众人手中捧着的宝。
    剑修门派,用剑的多用刀的少,在越齐云可以选剑的年龄,他师父清雷真人敞开了门派宝库大门,各种天地法宝任由他挑,他却偏偏选中了这把刀。
    原因无他,修真界顶级的天材地宝都是有灵性的双向选择。
    在越齐云踏入门派宝库,第一眼看到这把刀时,自然而然就浮现出一个心念:他和这把刀,一见如故,仿佛早已经是多年好友。
    选了越齐云的这把刀,三尺长两指宽,刀刃纯红,随意套用的设定是把上古神器,所以选了有玉泉派上古老祖血脉的路人云。
    既然是刀,还有更如雷贯耳的大名吗?当然得叫绣春。
    幸好越齐云穿入的这个世界没有空口鉴抄的人,这名字好听又响亮,他以前就喜欢。这个世界也没人知其原意,随便取随便用。
    天阶宝物不嫌多,有资格为什么不多拿。所以后来还有一把二尺短剑选了他,取名飞鱼。两个名字随处可见,但是好听好用不费脑。
    剑客大多挂剑腰侧或者后背,越齐云却学了原世某个设定,把一刀一剑挂在后腰。
    可惜这些梗没人骂也没人懂没人接,在他神动色飞当众宣告给刀取名绣春的那一刻,大家反应平淡,越齐云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不可言说的失落。
    于是那天晚上他找了一壶酒,两个杯,一杯敬自己一杯敬刀,说了很久只有他和绣春能懂的话题。更新最快
    没想到越齐云喝酒时无意之中被一些同门弟子看到,不知何时莫名其妙得了一个独饮醉刀的称号,甚至一度传出了绣春有刀灵的怪谈。
    平日些爱喝酒的,自然觉得独饮不畅快,喝酒当然要大家一起,人越多越热闹。
    对于脸熟的同门,越齐云也不好拂了他们面子,多喝了几次酒自后,他又被赋予了一个喜欢喝酒的爱好。
    辟谣跑断腿,大家也没有恶意,懒得辟了。
    胎穿入书初生赤子,无可避免要和一群同龄孩子一起成长。越齐云心里年岁是大了两圈,但任何年龄都不会想被孤立,一个人形单影只。年轻人之间勾肩搭背一起上厕所在哪里都是光荣传统。
    即使演技再差,多演几年也能凑合,越齐云自认在亲密与疏远之间,他与同龄的同门很好的保持了一个平衡,人缘应该算是不错。
    君子如水,进退有度。还是托了原设的福。自己生活过的好,设定老套就老套。
    先定个人生小目标:逃离龙傲天主角的魔爪,争取多活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