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接下来的大料

设置

关灯

    卓心如往常一般喝了三杯水之后,拿着勺子吃了一口泡面,满足的吸溜声在空荡的房间格外清晰。
    又换来对面的喋喋不休:“你看你,我就说了让你过来跟我们住,你师娘做饭手艺怎么也比泡面强吧?你这孩子,固执起来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以后就别给我们打钱了,你师父我自己还没残废呢,能赚钱。”
    卓心笑笑:“师傅,我知道的,不过这泡面味道也不错,至于那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身子不好就好好休息,改天这边忙完了我就去看你们,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卓心临挂电话前,师傅都还是在嘱咐她好好照顾自己,挂掉电话,卓心就安心的把泡面吃光了,拿出手机葛优瘫在沙发上,拿起手机打开某博。
    她从来不会去看自己w博评论,几年了一点新意没有她都看腻了,她只是去看看将静和甲文有什么新动静。
    果然w博很热闹,两个人好几个新谈的一线资源都没了,还有些代言产品已经开始动摇,卓心相信,等她最后一波证据下去,这两个人肯定玩完,也让他们几年的心血不会白费。
    这事都处理差不多了,一个人也无所事事,一个人的孤独感就出来了。
    师傅自从退休之后,跟她说最多就是,身体要紧钱不重要,所以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而对于卓心来讲,她孤身一人,死就死了,这身体远远没有钱来的重要。
    而她爆料这么多明星还能苟到现在,还没有被人泼硫酸,就是她做事会留一线,可是这一次却不行,她非要锤到他死不可。
    卓心小时候也听过一些关于她父母的传言,听院长妈妈说,在孤儿院门外捡到她的时候,有一张纸条,大概就是,她爸出g了,她妈觉得活不下去,却又舍不得带着她一起离开,所以就把她给扔了。
    关于母亲,她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真的离开了,她无从知晓,虽然她对母亲的抛弃有些怨恨,但是她更加讨厌的就是那个,抛妻弃女的男人。
    她自己出来工作以后,就问过一些关于那个人的消息,她也不知道想知道一些什么,等她有了一些人际关系之后,她就已经开始找寻那个男人的消息了,不知道是想要做什么?报复或者是…
    所以面对别的明星谈恋爱出g,她都可以放一马,但是甲文不一样,就卓心的情报,他的十年恋人,为他打了好几次孩子,现在又怀了一个。
    结果这个渣男竟然在几年前就出g了,还顶着“国民老公”的好男人称号赚钱,是卓心最不耻的事,所以这个人,她非要锤死他不可。
    卓心躺在沙发上,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放下手机,她很懒,除了工作能让她觉得自己还活着,其他一切都让她提不起任何兴趣,看着外面的灯红酒绿,卓心整个人也放松了一些,伴着电视机的声音入眠。
    而此时,除了w博,更热闹的还有将静和甲文所属的公司,将静是『乐无限』的艺人,『乐无限』是娱乐圈还算中等的经纪公司,有一些不大不小,能叫上名却都算不上咖位的小明星。
    所以『乐无限』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那群便宜又有点人气的小明星送去各个剧组做配,这难得从《花月》走出来一个将静,『乐无限』这么多年的心思终于成功了一次,就各种资源都给将静拿下,力将将静打造成流量小花不可。
    所以这花费自然就多了,将静也不负所望,凭借着《花月》里一个人设不错的人物,加上人也长得甜美,性格温柔,一张初恋脸加上包装,自然也就顺其自然当上了流量小花。
    这『乐无限』撒网撒了大半年,好不容易快收网了,却被这『天天见』突然就截了胡,这么多资金投入,马上就要因为这个丑闻打了水漂,怎么可能不急?
    所以此时的『乐无限』公司上下领导都在紧急会议,包括今天挂了一整天热搜的将静和经纪人立姐也在其中。
    整个『乐无限』公司的气压,从早上事情发生到现在,都低的冻死人,虽然公司已经及时发出了通稿,还象征性发了一下律师函,不过跟这『天天见』打交道的人都知道,今天这还只是小场面,重头戏肯定还在后头。
    此时『乐无限』公司最顶层会议室里,一片寂静,整个公司的高层都在这里,坐在上首的是【乐无限】的总经理于在洋,平日里西装革履的于在洋,在这个时候,手里拿着文件,也疲惫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下面一群低着头的人。
    看到与他对坐着的将静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将静平日里打扮的光鲜亮丽,女明星嘛,随时随地都好看,今天也因为这个消息一出,就被叫到公司来,w博上一贯叫着她女神的粉丝,今天全都开始叫她小三,不要脸让她去死。
    这也让将静有些接受不了,这网友骂她,这公司把她叫过来又开始骂她,一个小姑娘自然是吓得不轻,这个时候就没有了女明星的光鲜亮丽,反而有些狼狈,也让人生不出一丝同情心。
    于在洋把文件“啪”的一声扔在会议桌上,在空旷的夜里格外明显,一天没吃饭加上劳累都有些困倦和饥肠辘辘,所有人还是立马打起精神来,只有将静和立姐,头都不敢抬。
    于在洋指着将静怒吼:“你还好意思不抬头呢?将静呀将静,你说说,我们公司哪里亏待你了?这资源,这代言哪一个不是先紧着你?你可倒好,你可知道,就因为你,我们公司损失多少?把你卖了你都赔不起。”
    将静立马站起身来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于总,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我知道错了,这次过后,我一定为公司做牛做马,为公司赚更多的钱。”
    于在洋气的差点背过气去:“就你?还想赚钱?你过不过得去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