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如你杀了我吧!

设置

关灯

    从这栋宅邸驱车,漫无目的在市区穿梭,正值傍晚日暮,黄昏的晚霞所剩无几,只剩下天边一个圆圆的火球,即将沉沦。
    舒窈靠坐在后车座内,歪头瞥着窗外的道路,看样子,这里绝对不是国内,有种异域风情,不言而喻之感。
    但到底是哪里,她暂时还不是很清楚。
    随处可见的各种广告标语,各式各样的大牌护肤彩妆,也无法确定这里的位置,唯一能知道的,就是这很符合安嘉言的手段和方式。
    他素来如此,就算再想要见一个人,也会刻意放缓脚步,先晾晒对方几天,或者十几天,也可能更久一些,为了让自己淡去情绪,平静心态,也为了让对方洗涤怒意,消化脾气。
    就算是一个性格鲜明,有棱有角的人,到了安嘉言身边,也会被他轻易的搓揉成一个圆形。
    他历来如此。
    所以,舒窈才会对之前的那些,很容易接受,算是习以为常了。
    车子在市区转了很久,最后又上了高速,行驶了数个小时候,驶入了一个幽静的小镇。
    一栋栋米白色的房子,看上去宛若置身天堂,配合着周遭的青山绿水,真的让人有种世外桃源之感。
    这样的绝世之景,也附和安嘉言的品味,若是他会居住于此,舒窈倒是深信不疑。
    只是令她完全没想到的,车子并未再次停下,也就是目的地,并非这里。
    车子继续行驶,最终,在不远处的雪山附近,停下了。
    和刚刚的小镇景色截然相反,那边绿植仍存,宛若仙境,而这里却冰天雪地,白雪皑皑。
    可能也是季节两极分化的缘故,让这里也成了不少人心中的绝佳圣地,好像是天堂的一角,被上帝遗忘的佳境。
    车子停下后,就有男人过来替她拉开了后车门,待舒窈下车后,也有人拿了一件女士的羽绒外套披在了她肩上,并说,“再往前面走不适合开车了,麻烦小姐要步行,抱歉。”
    舒窈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坐了这么久的车子,她也倦了,走一走,倒还不错。
    她跟着这些人,一路步行上山,抵达山顶时,差不多也花费了四十多分钟。
    终于爬上了山顶,一栋不算很大的小房子,跃入眼帘。
    静谧的月色,皑皑白雪之中,独栋的小房子,有种童话中城堡之感,但却没有那种威严和古朴,只是普通的一栋房子,似乎还有那么一丝的简陋之感,但细致一看,也并不算简陋。
    那些男人在房屋门口就止了步,为首的一人恭敬的对舒窈俯身,朝着房门的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
    舒窈深吸了口气,迈步推门进了房子。
    穿过狭小的玄关,便可步入客厅,和其他的房屋建造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客厅之内,除了有沙发电视等东西外,还有一个巨大的壁炉,些许炭火燃烧,无烟,但却很暖。
    而房内光线昏暗,似是被特意调成这样,暗暗的,有些朦胧。
    不远处的单人沙发上,背对着舒窈的方向,坐着一个人。
    她无需近看,大致轮廓便能认出,是安嘉言本人。
    舒窈走了进去,绕过去来到了男人正前方,直接脱去了羽绒外套,然后侧身坐去了一旁,身形向后倚靠,温暖的房内,和外面的冰天雪地截然相反,瞬间感受到了暖意,让她也忍不住闭了闭眼睛。
    “没亲自去接你,还一路让你受了不少委屈,没少抱怨我吧?”
    安嘉言开了口,低调的英伦腔,英语也说的字正腔圆。
    舒窈轻微挑眉,却没说英文,而是讲了普通话,“怎么敢呢?”
    安嘉言一笑,身形微动,只是轻抬眸瞥向了她,“受委屈了,抱歉。”
    “还有呢?”
    舒窈反问,明显漠然的面容上,没有一丝情感浮现,对他,犹如从为认识的陌生人,那样的疏离,那样的冰冷。
    安嘉言微皱了下眉,“看来,你是真的爱上了他,心里是真的不在乎我了。”
    舒窈没说什么,只是移开了眸,撇着桌上的热茶,自己倒了一杯,轻呷了一口。
    “还是说,是重新爱上他了呢?”
    他淡淡的嗓音,带着玩味的呢喃着。
    舒窈又喝了两口热茶,将冰冷的身体暖了些许,才再度开口,“算是重新吧,或者是一直都爱。”
    不管是当初年少懵懂,还是离婚后恨意倍增,乃至不久之前的恩怨纠葛,她自始至终,都深爱着厉沉溪。
    安嘉言略微点了下头,“所以,我们之间的那个赌约,早就不成立了。”
    “嗯,不成立了。”
    舒窈回应着,平缓的语气不带任何情愫,“但所谓的赌约,你也从来就没想过要遵守,不是吗?”
    安嘉言浅然勾唇,笑了,笔挺的双腿优雅交叠,“在你恢复记忆,却瞒着我,还故意和我打赌开始,这个赌约,就不过是一纸空话而已。”
    “这样啊……”舒窈略微拉长了声音,抬眸看向他,“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是把我推出去,继续做挡箭牌呢,还是想处理掉我,以泄心头之恨?”
    “你?”
    安嘉言迟疑了下,饶有兴趣的展开了眉心,琥珀色的眼眸幽深,狭长的渐次浅眯,“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害你,这一点上,你是知道的。”
    之所以将她推出去做挡箭牌,那不过是一种权宜之计。
    当初裴宇杰在世时,他如果不这么做,根本没办法保全舒窈性命,过后裴宇杰过世了,但安嘉言一直势力不稳,需要处理和面对的太多了,暂时也没办法更正这些。
    而且,所谓的挡箭牌也好,替罪羊也罢,道理虽然都是一样的,但想要更换,还是重塑,都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
    如果无法做到考量万全,抹去一切可能发觉的痕迹,那这样随便就能被他人戳穿的替罪羊,又有何价值?
    至于想处理掉她?
    更是从未有过,包括现在。
    如果他真想加害于她,那舒窈就算是猫神,九条命怕是也不够的。
    “但你动了我的儿子!”
    舒窈霍然加重字音,潜藏的愠怒一并而出,整个人也愤然的握紧了沙发扶手,“他还那么小,今年还不到八岁,但却惨死在你的手里!”
    “安嘉言,我说过的吧,不管你要做什么,都冲着我来,就算真把我送进监狱,还是让我死无葬身之地,都无所谓,但别动我的孩子!”
    这是舒窈的底线,也是逆鳞,但他偏偏不听不信,也偏偏一意孤行!安嘉言冷然一笑,轻微动手就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把枪,直接枪口调转,扔给了舒窈。首发
    舒窈也下意识的一把接住了,随之听到男人说,“既然如此,那就杀了我吧!”
    他面色无波,毫无反应,也没有半分的惧色或恐慌,甚至连一丝的担忧,都未曾有过,他只是略微慵懒的倾身靠在了沙发上,深许的目光轻睨向她,“你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还不算好很长,但你确实是唯一让我满意的女人。”
    “也是唯一让我有了种想要享受生命,共度余生的女人,不管你承认与否,我所这点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可能方法不太恰当,但事实就是如此,现在我把掌控权重新交给你,杀了我,就可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