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让你滚!

设置

关灯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章我让你滚!
    舒窈没想到,莫晚晚竟然来了。
    站在门口,莫晚晚还晃了晃手里的宵夜,顾盼生辉的小脸上漾满了笑容。
    黄毅愣愣的看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都是养生小菜,绝对不会给你家少夫人和肚子里的小宝宝吃坏的!”莫晚晚说。
    黄毅略显尴尬,急忙关门走了出去。
    剩下两人时,莫晚晚将宵夜放在了桌上,然后一脸笑嘻嘻的看着舒窈,“怎么样?还满意吗?”
    舒窈发懵,目光疑惑。
    “没发现?难道是我做的太好了?”莫晚晚自言自语。
    舒窈疑惑更重,用手语问了她到底指的是什么。
    莫晚晚就拉着椅子坐在床边,一五一十的和她说了一遍。
    原来,之前舒媛在酒店后门欺辱舒窈时,都被角落中的莫晚晚看见了,她就见机行事,尾随进了地下停车场,弄昏了舒媛,换上了她的衣服,开着舒媛的车,做了之前的一系列举动。
    然后,再隔两条街弃车。
    等舒媛醒来时,发现自己坐在驾驶位,中间什么事儿都不记得。
    所以蒋文怡询问她案发时在哪里,才略显惊慌心虚。
    舒窈神色惊愕,想不到莫晚晚居然做了这种事情!
    “怎么了?你之前联系我,不是说找个机会惩治下舒媛吗?”莫晚晚一边剥桔子一边说。
    舒窈皱眉,她当初听到舒媛母女想要借腹生子,等自己孩子生下来,就弄死自己的话时,确实生气,现在想来,还是太冲动了!
    “我之所以没告诉你,就是为了把戏做足呀!谁能想到,我能陷害舒媛呢?”莫晚晚冷笑着,素白的小脸略显得逞的小奸诈。
    她还说,“小惩大诫,也不会让她损失什么,最多让厉沉溪对她失望,这也是应该的,谁让她总惦记妹夫,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呢!”
    提及孩子,舒窈顿时愣住了。
    自然的单手抚着自己高耸的小腹,脑海中闪过薛彩丽和舒媛母女的对话,细思极恐,汗毛惊奓。
    “你个小傻瓜,这么做虽然有危险,但我也是瞅准了时机,看到厉沉溪就在附近时,才动手的!”
    莫晚晚做事很靠谱,没有把握的,她又怎会去做!
    但舒窈受到的惊吓还是不小,小眼神委屈巴巴的盯着她,表示十分不满。
    “好了,我的小窈窈,这么做也是为了给你出气嘛!”
    打击一下舒媛的气焰,也省的她没事再处心积虑的算计舒窈。
    “再说了,这也是警示厉家,多注意保护下你这位少夫人,不然等孩子生出来了,万一这被舒媛抢走了怎办?”
    舒窈敛下了眼眸,她虽然不喜这样的算计他人,但为了腹内的宝宝,也只能暂时如此了!
    转天一早,薛彩丽看着怒气而来的蒋文怡,发懵的一怔,旋即,又满脸堆笑的凑了上前。
    “亲家母怎么来了?是有事儿?”
    啪!
    一摞文件被蒋文怡扔到了茶几桌上,“看看你的宝贝女儿都做了什么吧!”
    薛彩丽不解的忙拿起文件,打开一看,愣住了。
    上面都是昨晚酒店后门的监控录像截图,还有舒媛的车牌号。
    她愣愣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薛彩丽,你平日里都是怎么管教女儿的?舒媛竟然胆大包天到想开车撞舒窈!太放肆了吧!”
    蒋文怡一腔怒火,瞬时发作,气势强劲的犹如核弹爆炸,威力实乃不小。
    “这个……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
    薛彩丽支支吾吾的,勉强辩解了句。
    蒋文怡却对秘书吩咐,“去车库,把舒媛的行车记录仪拿下来,薛彩丽,我们就来个铁证如山!”
    “……”
    薛彩丽想要拦阻,但秘书人高马大,三两步避开了她,径直走去了车库方向。
    “亲家母,这一定是误会!有人栽赃啊!”
    薛彩丽还在狡辩,直到秘书将行车记录仪拿来,证实了舒媛开车撞人的一幕后,才彻底傻眼了!
    “这……媛媛还小,不懂事,肯定是一时糊涂了!”
    正说着,舒媛也从楼上走下。
    薛彩丽忙说,“媛媛快过来,和伯母道歉!”
    舒媛听话的快步过来,张了张口,话音还未等道出,就被蒋文怡打断了。
    “要道歉就去医院和舒窈说,不过,舒媛,伯母提醒你一句——”
    蒋文怡故意一顿,冷冽的目光狠扫着薛彩丽和舒媛母女二人,再出口的话,又狠又冷,“舒窈肚子里的,是我们厉家的骨肉,如果孩子有任何闪失,我一定让你们舒家,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话落,薛彩丽也心虚的身形猛然一颤!
    送走了蒋文怡,她马上怒斥舒媛,“你这丫头,这么沉不住事呢?都说了,等舒窈小贱人把孩子生下来再动手!你非不听,闯祸了吧!”
    “妈,真不是我做的!”
    舒媛咬牙辩解,发狠的攥紧双拳,一定是舒窈这个贱女人,故意演的一处苦肉计!
    她可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舒媛开车来了厉氏集团,外面的女秘书认识她,也就没拦阻。
    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总裁室,俊逸如神低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单腿支地,手上夹着根烟,淡淡的烟气朦胧了他讳莫的脸。
    这样的男人,一眼望去,看似舒适闲散,实则透着强劲的上位者气魄,未出口便早已掌控全局。
    舒媛望着他,心里暗自欢喜。
    高跟鞋哒哒几声,小步跑到了他近前,娇嗔的道,“沉溪哥,我是被冤枉的!你相信我嘛!”
    沉浸在工作之中的男人眉心略微轻蹙,仰起头,望向了舒媛,“冤枉?”
    低冷的嗓音,戏谑的重复着两字。
    “对啊,沉溪哥,你该不会真的相信那个哑巴,而不信人家吧?人家是无辜的呢!”
    舒媛嗲声嗲气,听的人骨头都要酥了。
    她绵软的小手挽着厉沉溪的手臂,轻微摇晃,“我的好沉溪哥,你相信人家嘛!真是那个哑巴在骗你的……”
    他没回答,但眉宇间,隐隐的冷意倾泻而来,让人颤栗!
    舒媛有些恐惧,紧张的咬着下唇,还说,“沉……”
    这一次,话音未落,厉沉溪冷眼睨她,嗓音更冷,“滚!”
    “啊?沉溪哥,你……你说什么?”舒媛以为出现了幻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让你滚!”他拧眉,浑身冷冽的压迫感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