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不是故意的!

设置

关灯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章我不是故意的!
    韩采苓和舒窈在楼下散步,阳光明媚,微风拂过,景色都让人赏心悦目。
    有路人经过时,韩采苓敏感的紧挽着舒窈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将她护在里侧,生怕她有任何的闪失。
    “舒小姐现在是特殊时期,要处处小心才是!”韩采苓提醒着。
    舒窈微笑的点点头。
    和韩采苓接触下来,感觉她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女人,落落大方,又知性淑婉,魅力十足。
    坐在长椅上纳凉,韩采苓有些渴了,舒窈急忙起身,在一侧的贩卖机里买了两瓶饮品。
    舒窈下午还有体检,早早的回了病房。
    没多久,走廊上的警笛声突响,震耳欲聋的声音,惊扰了舒窈的思绪。
    她放下了手里的书,听到传呼器里说,“紧急呼叫,VIP503病房患者心脏骤停,心外科……”
    503病房,不就是舒窈的隔壁,韩采苓的病房吗?
    倏然,一丝的担忧染上了眉梢。
    没过一会儿,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巨大的响声惊的舒窈一颤。
    厉沉溪阴沉着脸,大步走至舒窈身边,粗暴的将她拽起来往外拖。
    她吃痛的表情湮没在男人漠然的神情中,愤怒的火焰化作动作的肆虐,紧扣着她脉搏的手力道极大。
    随意的将舒窈拉到了隔壁病房,韩采苓像是刚经过了抢救,虚弱的躺在那里输液,脸色极其苍白。
    厉沉溪抄起桌上的半瓶饮料丢给了舒窈,“这饮料是你买的吗?买之前为什么不问问,采苓从小对奶制品就过敏!”
    舒窈诧异的愣住,过敏?
    韩采苓躺在床上,还强打精神挤出微弱游丝的声音,“沉溪,别怪她,是我忘了说,她也不是故意的……”
    气若游丝的声音,焦急的看着他。
    厉沉溪眸色更冷,低沉的嗓音再启,“舒窈,你是故意的吧?为什么不先问问!”
    舒窈蹙眉,她也没想到韩采苓会对奶制品过敏……
    舒窈面色苍白如纸,极力忽略手腕让人昏厥的疼痛,小脸倔强的紧绷!
    “你真的太过分了!”
    他猛地收力,舒窈身体不稳,扶着墙才勉强没有摔倒,心痛的一抽。
    韩采苓无奈的皱眉,强撑着要坐起来,“别为难她了!沉溪,我没事的,都是误会啊!”
    她越是这样说,厉沉溪满腹的火气就越浓,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阴谋诡计!
    厉沉溪的气焰瞬间高涨,冷道了句,“出去!”
    言犹在耳,震痛着舒窈的耳膜。
    心上也像豁开了个大口子,无数的鲜血涌入,痛入骨髓。
    看着舒窈离去,韩采苓激动的忙坐了起来。
    他却大步上前,按下她的肩膀,将她重新固定在病床上,“先别动,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但你听我说,真的和舒小姐无关,是我自己的错!”韩采苓纠正着,清纯的眸子里不含任何荒芜。
    厉沉溪看着她,沉冷的俊颜,面无表情。
    “我以为过了这么多年,我过敏的毛病应该好了,没想到……”
    他清远的浓眉紧皱,她不知道,她此时嘴唇泛白,脸色憔悴,整个人都异常糟糕,但偏偏还要替舒窈说话!
    韩采苓只觉得自己投昏昏沉沉的,涨的好像在桑拿房,重新躺下,在临闭眼入睡前,还提醒他,“别忘了等下去看看舒小姐,真的不怪她!”
    厉沉溪深眸一紧,睇着她的目光更深了。
    他走去隔壁时,舒窈正在收拾东西,已经可以出院了。
    他高大的阴影笼罩,男人立在她身后,长臂捞住了她的腰,抚着高耸的小腹,身上的戾气逐渐消退。
    舒窈低眸,看着腰腹上骨节分明的大手,想都没想小手就拨开了他的。
    厉沉溪一怔,舒窈又从他身旁绕过去,快速的收拾东西。
    他眸色沉了。
    不等厉沉溪思考,舒窈拿过自己的手机,在短信里输入了一句话,递给他过目。
    “我不是故意的!”
    几个字,解释着她心中的郁结。
    莫名的,他却在触及的一瞬,笑了。
    迈步上前,单手捏起了她的下巴,仔细打量着她精致的小脸,蹙眉,低醇的嗓音侵临,“我为什么要信你?”
    夫妻之间,彼此信任应该是很正常的吧!
    舒窈注视着他,如小扇子般纤长的睫毛轻颤,眉心也跟着频蹙,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别说她是个哑巴,就算会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所以,片刻,男人黑如点漆的眸子迎着她清澈的目光,又换了个问法,“你值得让我相信吗?”
    舒窈愣住了。
    厉沉溪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提高音量,“张妈——”
    很快,外面的保姆推门进来。
    “少夫人需要养胎,再在这里住段时间,照顾好她!”
    张妈立马恭敬的应声,走过去将舒窈收拾好的行李再重新打开。
    吩咐完,厉沉溪转身向外前,俯身在她耳边低语了句,漫不经心的口吻,却让舒窈心底发颤!
    他说的是——不是要保胎吗?那就在这里一直等到孩子出生前,都不许踏出半步!
    舒窈心痛的麻木,眼泪簌簌而下。
    说到底,他还是不信她……
    而且,还将她软禁在了这里!
    而转天,有关厉沉溪和韩采苓的新闻,便在各大报纸上刊登了,什么‘旧情复燃’‘激情火热’各种字眼接踵而来。
    还有厉沉溪来医院时,被人偷拍的照片,占据了整个头版头条。
    舒窈翻看着报纸,诧然惊觉,原来韩采苓是他的前女友!
    心里有股复杂的感觉在逐渐弥漫。
    张妈及时收走了这些报纸,还说,“少夫人好好养胎,其他的事情不要想!”
    舒窈苦笑,那可是她的丈夫,可能不多想吗?
    “她倒是想不想了,可能吗?”
    一道冷冷的女声从外面传来,循声望去,看到一身婀娜的舒媛,提这个限量款的小包包,推门进了病房。
    而舒媛的身边,还有薛彩丽。
    张妈急忙问好,然后找个由头躲开了。
    剩下几个人时,薛彩丽憋了一肚子的怒火,瞬间倾倒,直接说,“舒窈,好歹我也算你大妈吧?养了你这么多年,想不到是个白眼狼啊!”
    “何止是白眼狼,简直就是个畜生!”舒媛在旁边补充。
    舒窈却一阵发懵,都在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