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你还算个男人吗

设置

关灯

    就两个字,让正在敷着面膜看着网剧的莫晚晚猛地弹身而起,连脸都没顾得上洗,揭了面膜,拿着外套就往外跑。
    莫晚晚赶来医院时,舒窈已经进入产房一个小时了。
    张主任也出来说,“产妇受到重创,导致早产,孩子胎位不正,难产!”
    蒋文怡愣住,“什么?”
    旁边的薛彩丽倒是一脸的意料之中,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那接下来医生就想问是保大还是保小吧?”
    张主任看着薛彩丽,视线相对,俩人都早已心领神会。
    莫晚晚盯着两人的微表情,了然于心!“必要的时候……”蒋文怡左思右想,下了决心,“保小!”
    莫晚晚一惊,差点爆粗骂人!都一群人什么人啊,明显欺负舒窈呢!她受不了,也没办法忍受!但凭着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救不了舒窈,怎么办?
    怎么办……焦急的来回踱步,却看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从远处走来,莫晚晚仿佛看到了一丝曙光。
    “林墨白!”
    莫晚晚三两步冲了过去,拦住了林墨白,“救救舒窈,求你了!”
    林墨白是这里的胸外科医生,刚做完手术,对舒窈的事情一概不知,但听到她名字时,还是眸光一紧。
    “到底怎么回事?”
    他问。
    莫晚晚凑到他耳边,压低声将前因后果全说了一遍,然后紧抓着林墨白的手腕,“求你了!你再不出手,舒窈就有危险了!”
    “我知道了!”
    林墨白留下句,大步流星的朝着产房走去。
    但人还没等进入产房,就被护士给推了出来,“林医生,这里是产房,您又不是妇产科的,您进来干什么?”
    “我……”一时间,林墨白被问住,反倒无话可说了!同时,护士又说了句,“除非是产妇丈夫,否则任何人不得入内!”
    说完就关了门,林墨白尴尬的愣在一处,虽万分焦急,但也无济于事!舒媛又在旁说,“墨白哥,就算你是我妹妹原来的未婚夫,但这产房重地,你也不能擅自入内吧!”
    “是啊,墨白,你早就和舒窈没有关系了,别总想着掺和我们的家务事了,好不好!”
    薛彩丽也补充着。
    林墨白郁结于心,脸色阴沉。
    莫晚晚去拉着他过来,压低声说,“林墨白,刚刚张主任说舒窈是难产,我这里有她每次产检时的记录复印件,你是医生,你去看看!”
    她总觉得薛彩丽和张主任串通一气,狼狈为奸!将所有的复印件都给了林墨白,莫晚晚又叮嘱了句,“我没回来前,你绝对不能离开这里,等我电话!”
    说完,莫晚晚就以最快的速度下楼。
    果然如莫晚晚的猜测,楼下急诊病房里,找到了厉沉溪。
    韩采苓接受完了治疗,身上多处包扎,头上还贴着创可贴,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憔悴。
    厉沉溪悉心的陪在床边,握着她的手,多么举案齐眉的美好画面,却被踢门的一声巨响打断!莫晚晚暴怒的一脚踢开了病房门,气势凛然的闯了进去。
    “厉沉溪,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
    劈头盖脸的一句训斥,莫晚晚急火攻心,可顾不了那么多,“你老婆楼上正生孩子呢,你在这里关心别的女人做什么?”
    “……”“你知不知道,薛彩丽和舒媛联合医生想要搞死你老婆,再让舒媛嫁给你,做你孩子的后妈!”
    “厉沉溪,她可是你老婆啊,舒窈肚子里的孩子,是她一个人的吗?
    你不碰她,她能怀孕吗!”
    莫晚晚真是气急了,一字一句跟子弹似的,突突一通狂轰滥炸。
    厉沉溪的俊脸一沉再沉,脑中闪过他抱着韩采苓离开时,舒窈就倒在了地上,而且,他好像当时还推了她一把……转瞬,不等莫晚晚再言,男人快速起身,高大的身影如疾风般出了病房。
    韩采苓看着莫晚晚,强撑着坐起身,“舒小姐怎么样了?”
    “我才不告诉你呢!”
    莫晚晚正着急,对哪有时间多余解释,仍了句话,也快步跑了出去。
    医生再出来时,手上拿了份承诺书之类的东西,“产妇难产大出血,到底是保大,还是保小?
    需要家属签字!”
    蒋文怡咬了咬牙,“保小!”
    “谁说的?”
    厉沉溪低冷的嗓音赫然袭来,一身凛然,超强的气压逼人,浑身的冷戾倾泻。
    莫晚晚跟在他屁后,像个尾随的小跟班。
    蒋文怡看着他一怔,“沉溪啊,孩子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舒窈……我们厉家不会亏待她的!”
    “怎么算不亏待?”
    他反问了句,同时扯过医生手里的承诺书。
    “只要孩子平安,能抢救就抢救,实在不行,那就风光厚葬,不管怎样,都是我孙子的母亲呀!”
    蒋文怡说。
    莫晚晚气不过,当时还了句,“还真不愧是做婆婆的啊!如果换成舒窈是你女儿,你舍得这样吗?”
    “舒窈亲生母亲虽然没在这里,但你们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莫晚晚气不过,火冒三丈的顶撞蒋文怡。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
    蒋文怡怒气再起时,莫晚晚直接躲到了厉沉溪的身后,祈求庇护。
    厉沉溪懒得管她,但冷冽的眸刀扫去,蒋文怡也无奈的只能噤声。
    林墨白一直守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不断皱眉,“现在最重要的是舒窈,而不是孩子!”
    “对!说的太对了!”
    莫晚晚又补刀。
    厉沉溪冰冷的视线瞥向了林墨白,有关他和舒窈曾经订过婚的事情,他也是一清二楚。
    想不到这个时候,林墨白竟然也来了!“呵!”
    厉沉溪嗤笑了声,低冷的嗓音接连出口,“舒窈是我妻子,肚子里是我孩子,不管保大还是保小,都由我定!”
    “既然你还知道她是你妻子,就保护好她!厉沉溪,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好,你也就不算男人了!”
    林墨白本就怒意使然,此时更是为了舒窈,来了激将法。
    厉沉溪冷蔑的唇角一扬,狠戾的眸光从林墨白脸上闪过,对医生说,“去准备,我进产房!”
    “这个……”医生眼神晃荡,明显心虚。
    “怎么?
    非要我把院长叫来吗?”
    厉沉溪阴沉的脸上,太阳穴狂跳!居然有人想弄死他女人?
    呵,还真是胆大包天了!不管舒窈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管她是不是残疾的哑巴,首先,她都是他妻子!敢动他的人,真是不想活了!片刻,厉沉溪换了消毒服,迈步进了产房。
    舒窈体力几乎耗尽,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双腿被高高架起,蓝布在身上盖着,张主任和助产士在旁指挥,让她深呼吸再用力。
    她浑身沁满了汗珠,虚弱的大口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