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心有不甘又如何

设置

关灯

    “凯哥,你就这么回家了~那也没啥吧,虽然误入传销最终还是有惊无险罢了;最多就是初恋失败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不近女色吧?”不得不说王兵脑洞之大,也不知道安慰安慰李俊凯,倒是直奔主题。
    李俊凯此刻十分扎心:“去一边拉着去,能不能听我讲完在说话。”
    “好~好!”王兵说完像个乖宝宝一般直挺挺的端坐在沙发上。
    李俊凯继续叙说他上一世的经历:“当我回到家后,我爸妈可劲儿给我一顿削;我当时就知道我做的不对了,流下了悔过的泪痕。后来我找过那个女孩,我让她给我把箱子邮寄回来,你猜她咋样?”
    “咋样~”王兵色眯眯的问道。
    “还能咋样,问我要钱呗,说是让我给她钱再给我邮寄回来;我明知道她不会给我邮寄还是问了。心想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时间想念她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李俊凯此刻内心说不出的落寞。
    “凯哥,算了;不就是梦境中的事情么,完了找个好嫂子也就忘记这个噩梦了!”王兵哪能理解此刻李俊凯的心情,不过这也是此刻最好的安慰了。
    李俊凯拍了拍王兵的肩膀,笑嘻嘻的道:“我知道,放心。我给你讲我为啥这么多年单身的原因吧,讲完之后你就知道我为什么单身这么久、为啥这么喜欢现金了。”王兵他们根本不知道2020年现金对人们的重要程序,是根本没办法体验的。
    “自从那次网恋之后,我就对女孩提不起一丁点兴趣;慢慢的迷上了网络游戏,把自己彻底沉浸在了游戏的海洋;英雄联盟知道吧,梦境中的我一个人一天能打20多把英雄联盟,就剑圣那个英雄一玩就是300多把都不带换英雄的。慢慢的又觉得无聊了,就开始换游戏,换传奇那种网络游戏玩,这游戏可是花钱了;再后来玩的是黎明觉醒那个游戏,末日生存搜集物资的游戏,一玩就是好多年。”上一世的点点滴滴还清晰的记忆在李俊凯脑海中。
    王兵一脸笑意,打趣道:“凯哥,你梦中这么窝囊的吗~传说中的宅男啊~哈哈。”
    “那我有啥办法,梦境中的我就是那么窝囊~到后来用迅雷下载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进入了一个直播间~正好看到一个东北小伙直播;我看了一会儿感觉挺好玩的,我就去注册了个账号一边玩游戏一边在他直播间挂着。他就是我让你找的人之一,沈沐凡。”李俊凯继续慢慢悠悠的叙述着上一世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凯哥,你不会吧~你梦中随便梦到的一个人,你让我找;我说怎么天南地北都找不着~”王兵气急,站起身来手舞足蹈的讲道。
    “你先听我说~”李俊凯一把将王兵拽到沙发上,继续叙说道:“有天沈木凡和直播间的观众说,他给一个小姑娘发了200红包,让那个小姑娘来他们工会直播;谁知道那个小姑娘收了钱跑了。我听到这里想到了我自己,觉得我和他很像,都是同病相怜的人~我也当过好人,有一次下班骑着我心爱的小黄车一路畅通无阻;谁知道快回家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将我拦住。”
    “凯哥,你继续;别停啊~”王兵兴致勃勃的眨了眨眼睛,猥琐的说道。
    李俊凯一阵无语:“你就不能学学王静宁,静悄悄的一句话都不说;再说我得缓口气了吧!”
    “行,行,行。您老继续~”王兵看了一眼王静宁,死猪不怕开水烫,你说啥也还是那个样子。
    王静宁,看着王兵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表情。
    “拦住我的那个哥们说他们是其他省过来的,说他们的钱包被偷了,还拉着一个姑娘说是他妹妹;想问我借点钱住宿和回家。我当时年轻也没有多想,还想着这个小偷给我们省丢人了于是就借了那个哥们500块钱。谁知道再联系就联系不到了,我才后知后觉知道了人家是耍我玩呢,顺便还骗了我500元。”
    “你说是不是可恨;想着我和沈木凡相同的经历,知道他和我一样十分心善,我就给他把那天晚上的任务过了,刷了有1000块钱的礼物。我俩也就那样慢慢的认识了,梦境中的我有了第一个网络中的朋友。”李俊凯叙说道这里又停了下来,眼神中满是回忆。
    王静宁听到这里也忍不住气急:“老板,那个人太坏了;你好心帮他,他还骗你钱!”
    “哈哈~静宁这你就错了,不是那个人的错;是你老板的错,你老板太容易相信人了,心太善了;才被那个人骗了,人家本来就是骗子哪里来的坏不坏。”王兵脑子转的快,经历的也多一听就知道那个人本来就是骗子。
    “王兵说的对,梦境中的我那时候心真的很善。”李俊凯示意王静宁坐下,继续叙说他的光辉历史:“就那样过了没多久,沈木凡说他想要做双人主播,说他找了一个姑娘打算和那个姑娘一起做直播。然后我说我去帮他参谋参谋,结果就这样意外的遇到了我梦境中一见钟情的姑娘,也不知道为何在梦境的我是那样的喜欢一个人,慢慢的我跑到那个小姐姐的直播间呆着。她直播我陪他,她说半夜几点直播我就提前订闹钟起来等她、陪她;不知不觉过去了好久,我的钱渐渐花没了;她在我的生日送了我礼物,有祝我幸福的刻字保温水杯、剃须刀、以及迟来的映有她照片的抱枕。那时候的我真的好开心,梦境中第一次收到女孩这么用心的礼物。”讲道这里,李俊凯此刻的心情像抹了密一样,甜甜的美美的。
    “凯哥,虽然我这样说不好,但是你怎么知道那个女主播是想和你做朋友了;难道不是想套路你的钱吗?”王兵虽然不想打击李俊凯,但是还是这样说道。
    “额~”李俊凯没想到他的兄弟这样给他添堵;也知道他兄弟是为了他好于是继续叙述着:“我过生日之后,一个月多俩天就是她的生日,我的钱花完了;答应她的礼物也没有给她买,让她很失望;我的心那时候真的难受,那种感觉是说不出的感觉;我终于知道了现金的重要性。我开始刻意的远离她,我想赚到钱在去找她,不论她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我都不想让她在我这里受一点点委屈、不想让她在我这里受一点点伤。”
    “我也想过忘记她,可是怎么也忘记不了;包括我现实中,我都时常想起她的笑脸,她的笑脸,陪伴她直播的点点滴滴,她笑的样子、她生气的样子;后来我妹考上大学,我在送我妹去上学回来的路上,梦就醒了;但是我忘记不了她的笑容。这也是我的遗憾,所以我让你帮我一定要找到她。”说道这里,李俊凯语气加重;带着毋庸置疑的眼神看向王兵。
    在重生之前发生的事情,心在有不甘又能如何呢,只能在这一世做到最好,找到她给她幸福罢了;李俊凯坚信在这一世照样能找到张欣的。
    “呼~”不知不觉中,时间悄悄流逝,终于将心中憋了近23年的秘密当做梦境讲述了出来,李俊凯内心说不出的轻松,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还没有赚到钱好好陪伴张欣就这样重生了,这也是李俊凯心中唯一的遗憾。
    “凯哥,我终于知道你这些年为什么这么拼了,这29层的独栋楼房是你公司的财产,你不用担心梦中出现的那种情况了;但是你这也太痴情了吧~梦境中的人你让我在现实中来找,老弟佩服的五体投地。”王兵此刻一脸正色,终于知道了他凯哥为啥那么喜欢钱;也终于明白凯哥明明这么有钱,为啥23年来还是单身,还是名副其实的老处男一枚。
    李俊凯揉了揉脑袋、拍了拍手,说道:“行了,走吧!过去的就过去了,但是梦境中的沈木凡兄弟和张欣小姐姐我一定要找到。你和我先去长风街那边看看那个女孩是不是我梦境中时常想念的小姐姐吧~”李俊凯也不做多余解释,也不敢抱太大希望;说完起身拎着装钱的皮箱走了出去。
    王兵紧跟李俊凯的步伐,向着电梯口走去。
    “老板,那我呢~”王静宁此刻才缓过神来,想像着如果自己是老板眼中的那个女孩该多好。
    “王静宁,你先回去吧~今天的钱不用数了,我和王兵出去办点事。”李俊凯头也不回的说道。
    “哦~”王静宁止住脚步,小声回应道。
    “凯哥,你说要是那个平民姑娘是你梦中的那个小姑娘,你会把她捞到贵族区吗?那可是得花100万了啊~要是她在有一些亲戚朋友你这一箱子钱恐怕都不够。”王兵紧随李俊凯身后步入电梯,眼睛盯着皮箱说道。
    李俊凯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看着王兵:“王兵,在睡梦中我借你的3000块没有还你,所以你现在才可以没钱花就问我拿。再说我之所以赚这么多钱就是为了弥补我梦境中的缺点;我想让我喜欢、我关心的人和关心我、喜欢我的人不在为了钱而发愁,不想他们在受任何伤害;所以不论多少钱,我都一定得花。”
    “凯哥,听你的。我知道你一旦做决定别说撞南墙了就是地球爆炸都不一定能让你改变主意。走吧,等过去看看之后,咋们还得吃饭呢,我早早的来看你还没吃饭了~”王兵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又笑嘻嘻的道。
    “哈哈~你真是!”李俊凯十分享受和兄弟们在一起的时光,笑了下走出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