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人心不足蛇吞象

设置

关灯

    李俊凯二话没说飞起就是一脚。
    王兵瞬间飞出一条弧线,重重的摔落在地。
    “凯哥,我是有错,但是我不服;明明是秦一的错,你踹我干嘛!”王兵翻身站了起来反抗道。
    “你俩都有错,我的命令都不执行;自以为了不起啊。你给乖乖站一边去,一会儿收拾你。”李俊凯的眼神看着王兵。
    王兵乖乖的站到人群后边,没有人看到王兵嘴角露出了微笑。
    “秦一,你说我罚你什么吧。”李俊凯掉头看着秦一,恨铁不成钢,虽然想办好事现在却出现了意外;所有恶果都必须由他来承担。
    “凯哥,我愿赔上性命;希望这位兄弟可以安息。”说着伸手握拳,向着自己太阳穴砸去。
    李俊凯哪能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兄弟手下这样送命。急忙把他的手臂抓住,还闪了一下腰。
    “你他妈疯了!”
    “凯哥,我对不起你;对不起那个兄弟啊~”秦一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杀人都没眨眼的汉子,此刻却哭的像个泪人。
    “算了,兄弟;我们不能让人算计了。”李俊凯抱着秦一,却悄悄和他说道。
    看到秦一眼神一亮,李俊凯继续说道:“继续哭啊~”
    “散了、散了;都散了吧!”张舟和秦二等人,把围观的群众都解散了。
    “你自己好好反省吧,还想自杀;没有我的允许你都不能死。”李俊凯恶狠狠地给秦一留下俩句话,转身离开。
    秦一眼神中充满怨气,恨不得杀了李俊凯。
    秦二等人都看傻了,要不是知道秦一对凯哥比谁都忠诚,还以为秦一看着自己的杀父仇人呢;也不知道这哥俩又演啥戏。
    等众人走了之后,秦一才被秦二等人扶着离开;秦一此刻想着:“凯哥给我上了一课,以后做事一定不能只看表面;更深层的事情也得及时发现,这会儿和我单打独斗的日子不一样了;兄弟,哥对不起你;等哥把背后的人抓到,再好好陪你喝酒。”
    那测试组兄弟的尸体已经被抬走,7天后才会入土为安。
    王兵跟着李俊凯走进来电梯。
    “凯哥,你是不是刚刚用眼神说给我补偿的,我不能白挨那一脚吧~”王兵拖着李俊凯一条胳膊。
    “你小子,哈哈!等会儿自己去坑秦一吧;我可不管你。”李俊凯大笑。
    “凯哥,你说话不算话;刚刚不是你用眼神告诉我一会儿有惊喜么;这怎么一会儿就反悔了。”王兵不答应了,刚刚李俊凯的眼神自己不知道领略了多少次;明明就是说等会儿给你补偿的眼神么!
    “行吧,行吧!等一会儿吃了饭你去问秦一坑点金子,顺便再自己拿10千克充值到手环中,零花用。”李俊凯顶不住王兵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妥协了。
    “哦也~谢了凯哥。我现在就去;等不急了。”
    李俊凯一把抓住王兵,小声说道:“你以为刚刚就你演戏了啊,秦一和我也演戏了,那个枪手背后有黑手;你先别去秦一那边,吃了饭过去也别给秦一好脸色。”
    “凯哥,你说幕后有黑手?”
    “对呗,不然那个枪手怎么可能自杀式挑衅我们。幕后的人应该等不了多久就会冒头了!虽然秦一这次没按照我说的做连累了一位兄弟;但是也让我们知道了有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万不可大意!”李俊凯皱了皱眉。
    “走吧!先别管这些了,我们现在有应对一切危险的实力。先吃饭走~”李俊凯看着王兵呆立当场,搂着他走出了电梯。
    就在李俊凯离开的同时,人群最外边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孩消失了,传送到了游戏世界。
    “大哥,为了稳住人心李俊凯和他的俩个兄弟翻脸了,还一脚踹飞了王兵。秦一那个傻子最后盯着李俊凯的眼神,像杀父仇人一般!看的我真过瘾。”其实这是一个侏儒症的人,将自己刚刚看到的都转述到了青年耳朵里。
    “好,小墩子这次你立功了;李俊凯这次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前俩年你把我逼出贵族区,就为了秦六那个垃圾~这次终于让我逮住机会了。”青年面露狰狞,看着十分吓人。
    “大哥,我看到他们也就没多少人;枪支也没有,试探他们的枪手还是被秦一硬生生打死的。”这小侏儒,个子不大心眼挺坏。
    “好,我马上召集人马;待我踏平凯鑫集团,你再出游戏。到时候一定给你发一个大大的奖赏。”已经被仇恨附身的青年彻底丧失了应有的理智。
    青年瞬间退出游戏世界,俩个美妞伺候在一旁。你说说这小日子多好,非得去找李俊凯报仇。
    “晴女,你去给我把王三叫来!”青年一把搂住其中一个,用力的揉戳着,对着另一个女孩说道。
    看着怀中面色扭曲的妞,青年恶狠狠的揉戳着;还不时哈哈大笑,不知道何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大哥,有啥吩咐!”一猥琐男子晃头晃脑的进来,看着青年说道。
    “王三,给我召集人马,把刚刚被赶出城墙外边的青年都给我圈起来;带着人马给我冲向城墙内,我这次要彻底干翻李俊凯~顺便抢他的楼!”青年吼着,还以为他有多大能耐呢。
    “是!”王三领着命令出去叫人去了。
    “你俩给老子,乖乖的呆着;不然回来有你们好看。”青年用手拍着俩妞的脸蛋,每拍一下都是红红的一片。
    ~~
    “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
    “喂,咋说!是不是有反应了~”接起电话,还没等秦一有反应,李俊凯率先说道;说完之后把一块鸡腿肉塞到嘴里,细细品尝;最终的结果是,秒啊!
    “凯哥,你猜的没错;城墙外边是有人聚集起来了。可能发现咋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秦一将自己听到的消息传了过来。
    “你别出马,等会儿他们挨近城墙的时候;你找个不怕死的兄弟举个白旗帜把他们带进城来。”
    秦一听到这里不干了:“凯哥,那我干嘛,我要为那兄弟报仇啊!”
    “秦一你有重要任务,给我偷悄悄的去天路城池最中央的三眼怪那里买个东西;能拦住天路玩家进入游戏的道具,好像得500千克金子吧~”李俊凯放出了王炸。
    “啊~凯哥,你这招狠。”秦一脑袋直冒冷汗,心想还是凯哥狠,想直接瓮中捉鳖。
    “行了,去吧~等我把鸡腿吃了,下去看一场好戏。”李俊凯信心十足。
    “凯哥,刚刚是秦一的电话吧~他说啥了!”王兵看着李俊凯挂了电话,才问道。
    “吃你的饭吧,一会儿看一出好戏!”
    “凯哥,别一会儿又凉了;早上秦一让我看戏,结果搞砸了!”王兵一脸怀疑。
    “行了,放心;砸不了!”李俊凯还是对自己的布置信心十足。
    “对了,王兵;你一会儿别下去。反而得去楼顶,你给我盯着看看那个间谍到底是谁。”李俊凯想起来现在还有一个间谍在自己内部潜伏着呢。
    “哦哦,凯哥;我明白~”王兵低着头,死死地盯着最后一块鸡腿。
    “王兵,你第几次抢我的鸡块了~”李俊凯满头黑线,看着王兵的筷子已经夹走了最后的鸡腿。
    “凯哥,我这不是为了赶紧吃了,去给你揪内奸么!”鸡块很快被王兵塞到了嘴里,转身离开了。
    “害,每次都这样,下回我自己吃鸡腿!不叫他了~”李俊凯看着王兵离去的身影,叹了口气,又埋头吃了起来。
    随着最后一粒大米进入李俊凯口中,他整个人像是变了一个人,嬉笑的脸庞变得冰冷,让人看一眼都觉得浑身发冷。
    “离老,出来吧!”
    “少主,您快3年没叫老奴了!”一席黑色夜行衣的老者,从暗处走出。
    “你跟我多久了?”
    “少主,自从您15岁那年救了老奴爷孙俩人之后,老奴就一直做您的影子,至今已有8年了。”老者对李俊凯更为恭敬,自称为老努。
    “现在世界变了,你们也能从黑暗中走出来了!也是我无能,这么多年只能让您老做我的影子,离殇此刻在哪里。”李俊凯看着老者,眼神中的无力感十分明显。
    “少主,不必多虑;我们本就是地心人,上次法力缺失以至于被人抓住拍卖;多亏少主搭救,不然我爷孙二人此刻必定命上黄泉,现在的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陆地之上了。”李俊凯这些年做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他亲眼目睹这个少年渐渐成长为可以独挡一面的男人。
    “离殇呢,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回国!”李俊凯想知道,那个追着自己喊自己大哥的兄弟此刻在哪里。
    “离殇在美国,此刻还没回来。不过少主放心,离殇身为地心人,他能保证了自己的安全。”老者说的这话,自己都不信,如果放到天路未降世之前,还有可能。
    “离老,离殇有自己的路,让他自己闯一闯吧!您老有任务了,帮我找一百刺客和杀手苗子,所有天路游戏均选择刺客这个职业。帮我培养一批黑暗中的行者;拜托了!”李俊凯给黑衣老者鞠了一躬,真诚的看向老者。
    “少主,老奴当不起啊!”老者急忙扶着李俊凯。
    “只要少主所吩咐,老奴万死不辞!”
    “离老,不用你万死不辞;不然离殇回来饶不了我,您帮我个忙就好,我知道你们地心人的影藏手段极其惊人。”李俊凯知道自己必须掌握一只秘密的队伍才行,任何时候不能把自己全权托付给任何一个人,必须做好万分准备。
    “少主,请您放心!老奴这就走了。”黑衣老者的身影又渐渐消失了。
    李俊凯看着黑衣老者渐渐消失的身影,自己思量着:‘我这三年没有动用离老,是怕过于依赖于他,对我自己发展不利;此刻世界大变,正是离老大展身手的机会。要不是遇到离老,我此刻都不知道还有地心人的存在,可惜我那离殇兄弟不在。’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